好看短文

我的极品女上司

我的极品女上司

  我的极品女上司,我的极品女上司文章推荐,我的极品女上司在线阅读!纯鲆彩艿接跋臁?br/>

      万幸珍雯她们几个豁尽全力稳定法阵,使其不至于崩溃,再加上关横及时赶回来,给即将暴走的魔枪尖来了个“当头棒喝”,终于控制了事态。

      “好,魔枪尖已经冷静下来了。”关横说道:“虫母,撤掉你的空间结界,让它自己落回法阵内。”

      “得令。”邪蛁虫母立时依言照做,让结界消失地瞬间,那魔枪尖便凌空翻了几圈,“啪!”再次稳稳的戳进了法阵正中间,关横倏地一挥手,大股灵气马上覆盖了整个法阵表面。

      此时此刻,魔枪尖开始有条不紊的吸收灵气,看样子,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呼,总算是补救及时。”珍雯看到事态稳定以后,只觉得自己两腿发软,险些瘫倒在原地,卿凰赶紧扶住她的肩头,忙不迭问道:“没事吧?”

      “哎呦,可累死我

了。”珍雯一边用袖子擦着头上的汗,一边叫道:“都是因为魔魈那个家伙无事生非,居然用石头砸在法阵上,害得我们一通手忙脚乱,关大哥,你说该如何惩罚它?”

      “哦,罪魁祸首是魔魈?”闻听此言,关横嘴角微翘,然后头也不回的说道:“冰蛟,别让它跑了,要不然,这笔账就算在你头上。”

      “是!”独角冰蛟听到这话,立刻横身拦住了想要悄悄溜走的魔魈,而后冷冷说道:“小子,咱们虽然是老乡,不过你犯错在先,我可是帮理不帮亲。”

      “你你你……”魔魈气得直呲牙,刚要开口骂对方几句“不讲义气”之类的话,“啪!”骤觉脑袋上发紧,原来已经被关横薅住了头顶皮毛。“呵呵呵,主人,你、你想做什么?”

      “少啰嗦,做了错事就要受到惩罚,这个规矩你懂吧?”关横看着嫖业募放纤疽皮笑脸的魔魈,随即踹了它一脚:“混账玩意,就知道给我添麻烦,过来,先给珍雯和大家道歉,然后再由她们发落你。”

      说罢,他就把魔魈扔到了众女面前,珍雯指着这家伙叫道:“姐妹们,给我——狠狠打!”

      “砰砰砰!咣咣咣!”卿凰、若桃、古桑女和小黑立刻围拢上前,照着魔魈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的胖揍,打得这家伙嗷嗷直叫,连声喊:“哎呦、哎呦,轻点,别打了……饶命啊,再也不敢了!”

      足足过了半晌,珍雯才一挥手:“行啦,我这口气也出的差不多了,你们也打累了,先歇会吧。”

      紧接着,她扭住魔魈的尖耳朵将它狠狠拽起,然后说道:“你听着,此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还得惩罚你……”

      “啥?我都挨了一顿打,你怎么还不肯罢手?”魔魈哭丧着脸说:“俺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接着,它还向关横有气无力的晃了晃爪子:“主、主人,给俺说说情吧,在这么折腾下去,咱的小命就要玩儿完了。”

      “哼,你给大家添了这么多麻烦,区区小惩大诫,已经算是轻的了,我可不想替你求情,免得她们几个连我都埋怨。”

      说完,关横故意把脸挪到了一边,不去看珍雯如何折腾魔魈,而后和卿凰她们聊了起来。

      “如此说来,那个什么生死密卷真的对复活芫歆姐有帮助?”若桃听了以往经过,面带笑容说道:“太好了,公子,什么时候也让我见识一下生死灵气的威力如何?”

      “还有我,我也要瞧瞧。”小黑刚说完,关横便说:“你?平常你明明不喜欢这些玩意的,怎么突然变脾气了?”

      “呃,人家无聊嘛,最近你们无论去哪里,都不带上我,本小姐在灵王大殿很闷,所以有什么稀奇的东西都想看一看。”

      “不是有珍雯和小菊、金斗儿、小獴、老猴、甲貅王、星宿小童他们一大堆陪着你么?这样还嫌无聊,你也太不知足了。”关横轻笑说着,小黑一时间无言以对,只是嘟着嘴不做声。

      “哎呀,公子,别这么说嘛,下回去哪里探险,带着小黑就是了,大不了我照顾她。”若桃拍了拍小黑的肩头,刚要继续说话,旁边的卿凰便低呼道:“快瞧,魔枪尖有反应了。”

      这句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就连珍雯也停止了扭动魔魈的耳朵,让对方趁隙逃到了旁边。

      “嗡嗡嗡!”就在这一刻,魔枪尖在法阵内倏地释放出涟漪状灵气威压,并开始抖动振颤,不住出声作响。

      关横见状,喃喃自语道:“这家伙好像是在说,还差那么一星半点,自己的灵体才能完美的衍生出来,好,我就再帮你一把。”

      “七鬼,释放出玄晶山,虫母,你在左边吐出虫帝宝珠,右边方位我来占据。”关横的话音甫落,群鬼登时浮现在半空,它们吐出鬼王珠的瞬间,玄晶山便已经被召唤了出来。

      “呼——嗖嗖嗖——”下个瞬间,虫母释放的宝珠也在空中疾旋陡转,发出阵阵挟裹劲风的响声。

      “唰!”说时迟,那时快,关横蓦地摘下似雪弓,弦声急颤,“嗤嗤嗤!”五支灵气箭矢陡然飙向法阵正中间,不偏不倚纷落在魔枪尖周围。

          “嗷呜呜——”十几道地底怪魂发出嘶声嚎叫,朝着虫母和金螫我的极品女上司王猛扑过来,“咚咚咚!咣咣咣!乒乒乓乓!”转瞬之间,双方便已经发生了极为激烈的冲撞。

      这些怪魂和其他魂体大不相同,竟然不畏惧二虫的凶猛攻势,主动凑过来疯狂撕咬,不怕被打成重伤或者溃亡。

      而且,这群家伙还在自己被击中的时候发起自爆,产生的冲击余劲着实威力不小,只可惜,还影响不到强悍之极的虫母和金螫王。

      “哼,自爆怪魂吗?有

点意思,不过本虫没工夫和你们纠缠,都去死吧!”

      说时迟,那时快,狞笑的邪蛁虫母猛然释放出一圈圈灵气涟漪,“呼呼呼——唰唰唰——”下一刹那,这些灵气涟漪瞬息化为层层叠叠的迅疾火灵气刃,朝着那些地底怪魂疾飙而去。

      “嚓嚓嚓!”绞碎魂体的脆响声此起彼伏频频不绝,地底怪魂在三两息间俱都惨遭溃灭,它们甚至都没机会靠近虫母身前三丈之内。

      “哈哈哈,这招火灵气刃的威力不错,但是看起来有些眼熟啊。”

      听到关横的话,虫母桀桀怪笑,随即道:“不瞒主人您说,这是我从婴白鬼那里见过火劲血刃以后,偷偷改良成合适自己的手法琢磨出来的。”

      “哦,竟然可以改良同伴的招式,不错,你已经变得聪明多了,而且还会变通。”关横笑道:“值得夸奖。”

      金螫王也在旁边说道:“嘿嘿,老大,你果然很厉害。”

      “这个不算什么。”虫母不慌不忙的说道:“只要你把自己的金玄灵气细丝之网练得精熟,不比我这招火灵气刃的威力差多少,努力吧。”

      “是是,老大你说的有道理。”金螫王笑着说:“你放心,我已经时时刻刻都在勤加练习了。”

      闻听此言,虫母点了点头:“嗯,那就好。”

      “到达平地区域了。”

      “啪嗒!”

      关横此时双足落地,随即朝着四周围扫视了一番,他说道:“看来敌人就只有刚才出现的地底怪魂而已,金螫王,你派一只掠影黑螫上去通知大家,告诉她们没有危险,可以直接下来了。”

      “是,马上照办。”

      答应一声,金螫王立刻让黑螫前去上方报讯,此刻,邪蛁虫母已经在附近区域兜转了一圈,而后来到关横面前说:“主人,前方似乎有三条岔路,咱们该选择哪一条前进呢?”

      “嗯,这样吧,你先领我去看看,我要观察一下再决定。”

      “好的,请随我来。”说着,虫母在前面带路低飞,关横和金螫王跟在后面,那个岔路口据此不远,就在二十余丈外。

      “嚯,三个洞口的外观几乎一模一样,不仔细看,很容易弄错呀。”金螫王左瞧瞧,右看看,然后说道:“给我的感觉,走哪一条路都不怎么保险。”

      “呵呵呵,我也有同感。”关横微微一笑,刚要继续说话,可是猛然感觉到兜囊内有一物产生了轻微颤晃,关横心中纳闷:“这是怎么了?”

      伸手取出那样东西,正是神焰晶球,关横定睛细瞧,发现此物缓缓释放淡红色的光晕,他心中微动:“难道是……”

      脑中灵光迭闪,关横立刻拿着神焰晶球走到了三个岔路洞口近前,一一尝试,果然,只有在左下方入口附近,这微弱光晕才会出现。

      “原来如此。”见此情景,关横嘴角微翘,喃喃自语道:“敢情你还可以为我带路,那就太好了。”

      “喂,阿横。”后面突然传来了卿凰的声音,原来她已经和其他姐妹到了这里,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关横近前,卿凰继续问:“你刚才自言自语说什么呢?”

      “我是在说,又发现了此物的‘新功能’。”说着,关横在大家面前晃了晃手里的东西,芫歆瞧见此物,眨了眨眼说道:“不就是神焰晶球吗?它除了吸收各种灵火之体,还能有什么特殊用处?”

      “现在告诉你们也没用,待会大家自然就知道了。”说着,关横指着其中一个岔路洞口说道:“决定了,咱们就走这条路。”

      “哇,公子你就这么肯定吗?”若桃带着几分戏谑笑意说道:“倘若把咱们引到了一条死路上,那该如何是好?”

      “怎么,就对我如此没信心吗?”

      关横摸了摸鼻子,而后故意拉长声音说道:“唉……我好伤心啊……这样吧,咱们打个赌吧,如果我选的路途没问题,就算我赢,当然,我是不会要你任何赌注的。”

      说到这里稍微顿了顿,他又继续言道:“反之,我要是把大家带到死路上,就算我输,你想要什么,只管开口,大哥全都给你。”

      “好啊好啊,就这么说定了。”

      若桃心想输了也不打紧,就当是随便玩玩好了。此时此刻,关横对虫母说:“你派出两只子蚨,顺着其余两条路前进探查,而后回报情况给我们,我们就走刚才选中的那条路。”

      “是,主人,我明白了。”闻听此言,虫母点头颌首,随即派出五彩凶蚨,紧接着,关横对大家挥挥手:“走吧,出发喽。”

      就这样,姑娘们、关横和普兴以及群兽说说笑笑,向着前方走去,不多我的极品女上司时,其中一只子蚨便急匆匆飞了回来,据虫母说,子蚨在另一个洞内前行约莫数里,就已经发现前路被石壁堵死了。

      “呵呵呵,成功一半了。”听到关横得意的笑着,若桃却不住摇头,而后道:“公子,你未免高兴的太早了,要知道另外一只子蚨还没有……”

      “哎呦,我好像听到子蚨翅膀扇动的声音了。”关横嘴角微翘,突然打断了若桃的话,而后指了指后方半空中:“喏,你瞧,第二只也飞回来了。”

      “咦,怎么会是这样?”见此情景,若桃凛然暗惊,随即问道:“公子,你找对了路径,是不是有什么诀窍啊?”

      “哎,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关横晃了晃神焰晶珠,继续道:“就是这个东西的新功能,你们都过来瞧瞧,它在这片区域是不是在一直散发淡红光晕?”

      &nb

sp;   “哈,我明白了,敢情这神焰晶球能感到洞内宝物的存在,所以才会绽放微弱光芒,对吧?”

      “嗯,猜对了。”听到卿凰的话,关横微微颌首点头,闻听此言,若桃有些不高兴了,她开口道:“喂,公子,你明明有这种‘作弊利器’,还要和我打赌,这不是成心耍我吗?人家不依啦。”

      “好了好了,别生气,我不过是和你开玩笑而已。”关横笑道:“这样吧,算是我作弊了,你想要什么礼物,到时候只要开口,我都替你准备,决不食言。”

      “好啊,这才是我的好大哥呢。”闻听此言,若桃高高兴兴,显得十分雀跃,此刻,大家已经往前又走了数里,来到了这石洞通路的尽头。

      “咦,这前面也是石壁挡路……”听到安颜的话,关横伸手敲了敲面前的石壁,随即道:“没关系,此处石壁很薄,只要轻轻击打,就可以将其破坏。”

      稍微一顿,他继续开口:“老猴,你来破坏这里,不过记得要小心点。”

      “呜叽叽!”闻听此言,白眉老猴立刻发出尖鸣,紧接着便窜到了岩壁近前,双拳齐晃,倏忽挟裹凶猛火灵气直捣出去。

      “轰隆!噼里啪啦——哗啦啦——”

      在白眉老猴的凶猛拳劲爆发之下,薄弱的岩壁顿时崩塌碎落,让后面的通路出现在大家眼前,关横笑着点了点头:“嗯,做得不错。”魔魈此时自荐道:“关爷,我们先过去探探路吧。”

      “好,去吧。”听到对方的话,关横点头应允,魔魈立刻和老猴、甲貅王向粉碎的岩壁后奔去。

      “骨碌碌——骨碌碌!”说时迟,那时快,魔魈它们刚刚奔跑过去,众人便听到对面赫然传来的巨大重物迅疾滚动的声响,古桑女扬声问道:“喂,这是怎么回事?”

      “有、有好几个巨大滚石冲过来了!”此时此刻,甲貅王大吼道:“稍等,我们要处理一下。”

      “咚咚咚!嘭嘭嘭!”

      话音甫落的一刹那,暴响声此起彼伏频频不绝,老猴、魔魈和甲貅王已经在瞬间开始动手,在它们的连环重击下,几个从对面斜坡疾滚过来的巨大圆石都被打得四分五裂变成了碎片。

      “啪!”甲貅王一个头槌猛进,将最后的巨石碎片撞个粉碎,魔魈这才回头叫道:“关爷,都处理完了,你们可以过来了。”

      “哦,辛苦啦。”关横和同伴们走到对面,看着满地的碎石,点了点头,而后说道:“此处还有这样的滚石,一看就是人为布置的,由此可见,焱灵古族的人肯定是把宝物藏匿在这里了。”

      “那正好,公子,你赶紧找找,推测一下宝物在哪里。”若桃笑道:“你手里不是有宝贝的神焰晶球吗?说不定它能给你提示呢。”

      “呃,我原来也是这么想的。”关横此时苦笑道:“不过现在看来,神焰晶球也只是闪动微弱光芒而已,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其他的提示呢。”

      “是吗?真是可惜了。”芫歆把两手一摊,说道:“那咱们就只能继续前进,直到找到宝贝为止了。”

      “说的是,走走,抓紧时间。”说着,古桑女和安颜、若桃迈步就往前走,普兴叫道:“喂,小心点,万一再遇到滚石怎么办?”

      “哈哈哈,再有滚石的话,我就负责一拳打飞它们。”若桃笑道:“这也没什么困难的。”

      嘴角微翘,关横说道:“不愧是怪力小女鬼,果然很靠得住。”

      “呜叽、呜叽叽。”就在此时,在最前方连蹿带蹦引路的白眉老猴发出了尖叫声,大家立刻加快加快脚步,奔到了白眉老猴近前,定睛细瞧,才发现老猴停滞的位置有不少骷髅和骸骨。

      “这些是……应该是焱灵古族的人吧?”卿凰低头看了看,然后说道:“少说也有十几具骸骨,看样都死在了这里。”

      “大家都注意点,这些骨头表面漆黑,还带着些许恶臭味,对方有可能是被毒死的,残留毒素也许还在骨头上,最好不要触摸。”

      听到关横的话,姑娘们和群兽吓了一跳:“什么,还有毒啊。”“我只是说有可能。”

      关横郑重其事的说道:“总而言之,一切小心为上。”

      “好吧,看来阿横说的很对,姐妹们,都小心点。”卿凰说着,又往前张望了几眼,随即道:“哎,你们看,十几丈外是不是有个巨大石门?”

      “真的,是不是宝贝就在石门后面?”

      “嗯,我觉得也有可能。”小黑和珍雯一边说着,就想跑过去查看,关横道:“你们两个先不要着急,大家一起过去好了。”

      就这样,众人三步并作两步,俱都来到了巨大石门近前,关横上下打量了一番,发现这石门表面布满了玄奥花纹。

      仔细辨认以后,他说道:“嗯,是焱灵古族的文字,应该没错了,只不过这些文字比较散乱,一时间看不出是什么意思。”

      听到关横的话,芫歆满不在乎的说:“看不懂的话就算了,咱们只要把这石门捣鼓开,进去不就行了?”

      “嗯,这倒也是。”关横微微颌首点头,然后又说:“先在附近找找,说不定这周围有能够开启石门的机关存在。”

      “噢。”众多伙伴答应一声,开始在周围散开寻找,不过十余息后,大家还是一无所获。“真怪,要是找不到机关的话,咱们不如直接打碎石门吧。”

      听到古桑女的话,若桃立刻举手说道:“赞成赞成。”紧接着,她又扭头说道:“公子,你的意思呢?”

      “呃……

好吧,再找找,要是没有机关的话,那就……咦?”

      刚说到这里,关横的双耳突然动了动,他听到了远处某个角落传来了“滴答、滴答”的声响,心中思忖:“这是什么声音?难道是地下水从附近经过,不管了,过去瞧瞧再说。”

      打定了主意,关横迈步就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那是一个向内凹进的浅坑,里面有一片蓝汪汪的浆液,还散发着恶臭气息。

          “咦,这个气息似曾相识……对了,是那些焱灵古族人的骷髅遗骸上面的味道,难道说……”

      猛然间,关横头顶赫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疾影,后面的卿凰距离此处还有数十步距离,眼见对方出现,立刻尖声叫道:“阿横,小心。”

      “哼,早就发现它了。”

      “唰!”关横话音甫落的一刹那,身形早已消失在了原地,对方张开血盆大口正好咬空,随着咔嚓一声合拢上下颚。

      “畜生,就凭你也敢吃我,胆子未免太大了点,找死!”下一刻,关横蓦地出现在了对方——一头遍体灰白鳞片的三瞳巨蟒头顶,随即挥拳落在了这家伙面门上。

      “砰!”霎时间,三瞳灰白蟒狂喷血雾,瞬息向后方栽去,而且它的眼球也被爆发的拳劲打碎了一颗,着实疼得死去活来。

      “我们也来帮忙……”若桃和卿凰不约而同说着,就要过来伸手,但是关横却扬声叫道:“大家都别过来,这家伙身上带有剧毒,那些焱灵古族的人就是被它毒死咬杀的,都交给我来就好!”

      闻听此言,姑娘们这才刹住了脚步,与此同时,重伤的三瞳灰白蟒更加疯狂起来,这个家伙意识到关横的实力远超自己,对方一拳过来,自己的小命便已经丢了七分,实在太过厉害,要想活下去,就得抱定拼命的决心。

      “嘶嘶嘶——”霎时间,灰白巨蟒猛然张开大嘴,这家伙喉咙上端有三个漆黑孔洞,那都是喷洒剧毒涎液的“毒腺”,此刻找准关横这边,蓦地释放出数道恶臭无比的蟒毒。

      “就你这种玩意也想伤我?真是做梦!”关横冷笑不止,随即一挥手,“呼呼呼!”说时迟,那时快,空中立时布满了蔚蓝色的水玄灵气,而后被压缩成了无数道迅疾旋转的水刃。

      “嗤嗤嗤!嗖嗖嗖!”雷火电光间,水刃向前急进,应声绞碎了三道剧毒水线,“噗噗噗!”随即落在了巨蟒身上,旋动绞碎对方血肉,激起一片片赤色花朵。

      “嘶嘶嘶!”这一下,灰白巨蟒的乐子可就大了,重伤惨叫不住后退。

      关横此时慢条斯理的说道:“放心,十息之内,我不会杀了你,因为我要让你知道得罪爷爷会落个什么下场,你得受尽折磨,死得凄惨无比才行!”

      “呼——”说完这话,关横随即一挥手,四周围的土灵气立刻汇聚过来,堪堪形成三面高耸土墙,将巨蟒围在了里面,只有关横站立的地方没有阻挡之物,可这家伙又怎么敢过去找死呢?

      “嘶嘶……嘶嘶……”受伤的三瞳灰白蟒不断低鸣呻吟,显得痛苦至极,这家伙也料到了,自己现在是必死无疑,此时此刻,卿凰、芫歆她们几个走到了近前。

      卿凰随口说:“想不到这漆黑岩浆底部的洞窟还有生灵存在,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活下来的。”

      “那些都不重要,不过嘛,我能猜到一件事。”

      关横摸了摸下颌,而后缓缓说道:“来到此处藏匿宝物的焱灵古族人,就是死在了这条三瞳灰白蟒的剧毒之下,对方也许是没注意到此处会出现危险,因此就被轻易袭杀了。”

      “哈,真是一群可怜的倒霉蛋,不过这也不关咱们的事情,顺手宰了巨蟒,也算是替焱灵古族的人报仇了。”芫歆笑道:“如此一来,咱们拿走宝物,也算是心安理得,对吧?”

      “没错没错,咱们赶紧收拾巨蟒,然后想办法打开石门寻宝吧。”若桃带着几分不耐烦说道:“公子,你能不能快点,不要磨磨蹭蹭的,我都等急了。”

      “好好好,如你所愿。”说着,关横向前踏了一步,随即释放凶猛杀气,如同滔天巨浪般朝着灰白巨蟒急涌而去。

      “嘶嘶嘶!”三瞳灰白蟒吓得魂飞魄散,惊声尖叫,不住向后退缩,只可惜,有高耸的土墙挡路,它根本就没机会逃走。

      “原本想再折腾一下你这不知好歹的畜生,不过看在小女鬼的面子上,我就赏你痛快一死好了。”

      “唰!”

      霎时间,关横的虹云剑出鞘,就看见半空寒芒迭闪,“嘶啦——噗呲!”三瞳灰白蟒的肚腹登时被剑气剖开,来了个大开膛,里面的肠、脏、血、肉随着刺耳声响立刻飙溅出来,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咦,这个是……”

      就在下一刹那,关横看到对方肚子里掉出一物,闪耀着金属光泽,关横立刻合拢五指隔空一摄,“唰!”这东西立刻应声飞到了他手里,芫歆、卿凰都围过来观瞧,纷纷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看样子,像是一把钥匙。”关横瞬间释放水灵气冲刷了一下此物表面的污渍,大家定睛细看,发现它果然是一把尺来长的大钥匙。

      “你们说,此物能不能把巨大石门打开?”

      听到安颜的话,众位姐妹齐声笑道:“那就得试试以后才知道了。”

      “走,去石门那边?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剩女启示录txt

    剩女启示录txt

    剩女启示录txt,剩女启示录txt文章推荐,剩女启示录txt在线阅读!唰唰!”闻听此言,双鬼立刻掠空疾行而去,不多时,它俩就拎着两只奄奄一息的禽鸟回来了,对方浑身青翎、扁喙短爪,散发着浓郁的木灵气息。“唉,你们两个笨 [详细]

  • 异世风流大法师小说_异世风流大法

    异世风流大法师小说_异世风流大法师推荐阅读

    异世风流大法师小说_异世风流大法师推荐阅读!br/>之前还有可能纠正过来,现在重生回来这个,才是真正的白眼狼,他们可不敢养。难怪,之前他们觉得,这丫头越来越不听话,原来是重生了啊,还瞒着他们这么久,可见心机是个深沉的。“不是毁婚啊,那就好。”石 [详细]

  • 学长别这样揉小兔子

    学长别这样揉小兔子

    学长别这样揉小兔子,「春恩,谢谢你」赵媛感激泪下。 看他们有情人终成美眷,春恩也十分欣喜激动,她眼眶含着泪水,真心诚意地祝福他们。 「你们成亲,我跟晓涛都无法参加了。」她说:「我先祝你们白头到老,举案齐眉。」 霍晓涛给赵媛下了休书,并给予五百 [详细]

  • 一滴都不许漏出来 主人

    一滴都不许漏出来 主人

    一滴都不许漏出来主人,一滴都不许漏出来主人推荐,一滴都不许漏出来主人阅读全文,一滴都不许漏出来主人在线免费看!粢叮怨派裢蚨贩ǎ诓馐陨裢ㄊ凇?br/>嗡!而与此同时,神通石壁上浮现的身影也动了。哗啦啦!石壁上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