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短文

十部必看乱文经典乱文

  十部必看乱文经典乱文,十部必看乱文经典乱文文章推荐,十部必看乱文经典乱文在线阅读!↗】——

          就在二人押着独眼壮汉快走到柜山脚下的时候,郭目突然又开口道:“奇、奇怪,我觉得身后有、有谁在跟着咱们似的。”

      “难不成真的让关长老猜中了,这附近已经被黑吼族的家伙盯上……”史嘉刚嘀咕道这里,独眼壮汉蛮哥立刻挣扎着向前方跑去,他嘴里还喊着:“救命啊,我是……”

      “混账东西,你还想跑?”没等这家伙跑出三步,史嘉和郭目一起扑上将其狠狠摁倒在地,郭目挥拳便打:“我叫你跑、我叫你跑。”

      “噌噌噌——”就在下个瞬间,从路旁蒿草丛里跃出十余条人影,都是暴现红气、凶神恶煞之辈,郭、史二人已经大惊失色:“糟了,真的有黑吼族人在此埋伏。”

      说时迟,那时快,这些凶恶的家伙拎着兵刃围拢过来,嘴里叫着:“快,把蛮

哥抢回来。”

      “郭目,带着这家伙快走。”史嘉此时拽出腰间的长剑大喝道:“这里有我掩护,赶紧撤。”

      “要走,一起走。”这一回郭目也不结巴了,说出五个字之后,亮出长刃架在了独眼壮汉脖子上,那些家伙见状登时有几分投鼠忌器,可就在这么个工夫,半空中倏地传来“嗡嗡嗡”响声。

      “唰唰唰——嗤嗤嗤!”

      电光火石间,陡忽出现的巨蜂以迅捷无伦的速度,使出尾蛰针接连搠刺,黑吼族人里面顿时有三、四个捂着脖子惨叫倒地,鬼毒发作的一瞬间,他们已然满脸剖勘乜绰椅木渎椅暮冢咔狭餮┍卸觥?br/>

      “啊?!”剩余的七、八人稍一愣神的工夫,巨蜂伥鬼倏地喷出大股霾雾遮住了他们的双眼,等这些家伙慌张暴退出数丈躲避之后,立刻有人大叫道:“糟了,抓住蛮哥那两个人不见了。”

      原来郭目和史嘉已经拽着独眼壮汉迅速上了柜山,一头扎进了山林里。此时又有人忙不迭说道:“快、快去告诉族长事情有变。”

      ……

      此时此刻,进入山林,为了寻找凌仙奇叶花那些遗留花种的关横、若桃,却被一只浑身生满灰白厚甲的双角妖犀拦住了去路。

      “好家伙,这家伙看来有上千斤重。”关横说道:“而且还是假黑境界的妖兽……”

      “公子小心,扑过来啦。”若桃的话音甫落,双角妖犀倏地爆发吼声,紧接着垂首亮角,发了疯似的朝他俩冲来。但是关横和若桃早就配合的久了,知道什么时候出手是最佳时机。

      五丈……两丈……一丈……狂奔的妖犀越来越近,“锵、锵!”虹云剑、吞雷刃霎时间同时离鞘,两道寒光乍闪迭现,化为一双展现獠牙的蛟龙掠过妖犀躯体两侧。

      “噗——”鲜红飙飞漫天狂洒,妖犀的身子登时断为几截,扑通通坠落在地。

      “唰。”若桃甩了甩吞雷刃上的血渍笑着说道:“哈哈哈,我劈砍了六次。”

      “我是出剑九次。”关横笑言道:“看来赢的人是我。”

      “哼,你不过是侥幸而已,下回没这么好运了。”

      刚刚听若桃说到这里,关横突然用鼻子嗅了嗅:“咦,前面有一股好特殊的香气。”他稍微顿了顿,紧接着叫道:“对了,是花香,凌仙奇叶花肯定就在前面,快去找找看。”

      “噌噌噌——噌噌噌——”关横和若桃拔身似电撒腿如飞,眨眼间穿过林间小路,附近突然传出一阵“哗啦啦”淌水声响,若桃低声道:“肯定有瀑布。”

      “嗷呜——”她的话音甫落,前方不远处响起怒吼咆哮,并且发出激烈的打斗声,关横说道:“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在瀑布边上动手,咱们先过去瞧瞧,不要打草惊蛇。”

      与此同时,瀑布旁边,一只脑门上长着大簇白毛的独臂巨猿嘶吼咆哮,连连挥爪进击,正和自己的对手浑身火炭红色的妖鹫厮杀恶斗。

      “呱咕——呱咕!”那只嘶声长鸣的妖鹫体型虽然不如独臂巨猿高大壮硕,可是利爪尖喙、巨大羽翼都能够格挡攻击、继而进招。

      “叽叽叽——”电光火石间猿吼声响起,对此番战斗有些不耐烦的独臂巨猿倏地用粗壮胳膊向前横扫,“砰!”妖鹫面门被狠狠打中,登时鲜红飙飞,但是这家伙也不甘示弱,挥起鸟爪狠狠落在妖猿肩头。

      “嗤啦!”

      大片带血皮肉被对方爪子撕走,妖猿疼得眼冒金星,不由得勃然大怒,凶心大盛之下,这只巨猿不管不顾,倏地向前疾窜,用肩头砰然撞中妖鹫前心,倒霉的妖鹫一时躲闪不及,立刻兵败如山倒,哀叫一声直接甩飞了出去。

      “唰唰唰——噗噗噗!”

      草窠里骤然出现几杆挟风疾刺的长矛,瞬间把重伤的妖鹫戳得浑身都是血洞,这只巨鸟疼得撕心裂肺,对方搅动矛杆,只听“嚓嚓嚓”几声轻响,矛尖把它躯体内毁得血肉模糊,火炭赤翎的妖鹫登时扑通栽倒在地,气绝身亡了。

      “哈哈哈,得手了,还是我见机得快,大家再上,一起宰了这只妖猿。”一个敲动破锣似的嗓音突兀响起,紧十部必看乱文经典乱文接着,手里拎着长矛、满脸都是脓包雀斑的青年汉子纵了出来。

      他身边还跟着五、六人,还有个家伙大拍马屁:“真不愧是我们黑吼族的少族长,你真是太英明了。”

      “那当然,嘿嘿,不是我‘陶斛’吹牛,别说咱对付两只小小的妖兽轻而易举。”

      听了此话,那丑陋青年说道:“即便是这一次你们跟随我杀上柜山,也绝对所向无敌,只可惜我爹说此次偷袭巫族太凶险,

不肯让我跟随,害得我这一身本事无法得到施展。”

      “叽叽叽——”独臂妖猿看到那几个人一边说话,一边朝自己飞扑,登时目眦欲裂大声吼叫,无奈经过了刚才一场势均力敌的恶战,它已经伤疲满身,想站起来都困难了。

      见此情景,瞧出便宜的陶斛立刻尖声叫道:“上,快宰了它。”

      “噗噗噗!”

      “嚓嚓嚓!”长矛攒刺、紧接着就是乱刃劈剁,霎时间将妖猿变成了尸块,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陶斛眼中闪动着嗜血光芒,他大声笑道:“哈哈哈,我就喜欢这种气味。”

      

          “新鲜的血腥气,嘿嘿,和半天前,少族长领着我们屠灭那个小寨子村民时的气味一模一样。顶点m.更新最快”旁边那个拍马屁的家伙说道:“少族长当时杀得好快,眨眼的工夫就剁翻了几十个。”

      “哈哈哈,我爹不让咱们参与突袭柜山巫族,可我这手痒得很,忍不住就想杀人。”

      黑吼族少族长陶斛大笑道:“兄弟们,待会咱们再找几个小村寨,冲进去动手的时候别犹豫,只要是活的都给我杀了,权当是替咱们磨磨兵刃的锋口。”

      闻听此言,这群畜生不以为忤,反而是轰然叫好,兴高采烈。

      “哼。”就在此时,关横和若桃迈着大步从远处走来,这群家伙看见他俩就是一愣。

      “这两个狗东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陶斛这小子嗜血残忍,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他晃着手中兵刃吼道:“来得正好,给我上,剁了他们。”

      看到关横只有赤红境界,若桃收敛之下外现的也不过是深红鬼气,有两个小子自以为不难对付,立刻抢前几步扑过去挺矛便刺:“呀呀呀杀!”

      “滚!!”若桃此时翻腕疾挥吞雷刃,只听“咔嚓、咔嚓”两声脆响,对方长矛断折、脑壳噗的一声带着血柱喷向半空。

      “呃啊?!”其余几个人看到他们出手利索的灭杀两个赤红强者,心头倏地一沉,那个少族长陶斛虽然嗜杀成瘾,却不是个白痴,他见状立刻嘶声吼道:“快、快上,给我围杀他们。”

      陶斛这小子一下命令,旁边几个狗腿子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可是他本人扭身就跑,就连半点和对方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若桃,小喽你来收拾,这家伙就交给我吧。”关横的话音甫落,自己已经纵身疾掠去追陶斛,而若桃已经在低叱声中用兵刃席卷那些黑吼族人:“杀”

      “噌噌噌唰唰唰”

      陶斛这厮似乎经常在此处狩猎游荡,故此对地形相当熟悉,他迈开双腿疾奔不停,就是为了逃命,可关横就在后面不紧不慢跟着,他冷笑道:“跑啊,再快点,我可以等你没力气的时候再动手,省得你小子临死时不服气。”

      “岂有此理,这家伙吃定我了?!”

      陶斛听到对方的奚落言语,气得目眦欲裂,差点回身去找关横拼命,但这小子心里有底,自己也就是个赤红强者,真要是动起手来,还不够关横虐杀的。就在这个时候,前方不远突然来了两个人。

      “咦,这不是少族长吗?你跑什么?”

      “金笃长老、宋厚长老救命,有人追杀我……”陶斛的话音甫落,关横已然扑到了他的身后冷冷说道:“既然敢向我出手,那没人能救得了你!”

      “少族长小心!”金笃和宋厚二人看到关横周身散发杀气,这俩半黑强者登时双双扑上出手相救,可就在此刻,关横吼道:“五伥鬼,拦住他们。”

      “呜呜呜”数道鬼影闪电般浮现而出,堪堪拦住黑吼族长老。

      “糟了,是假黑境界的鬼物?!少族长这回可得罪了棘手人物!”金宋二人见状吓得魂飞魄散,就在下个瞬间,大伥鬼和们倏然出手震退他们,关横的虹云剑也顺势削下了陶斛一条胳膊。

      “噗”断臂飙血飞向半空,陶斛疼得惨吼一声扑倒在地,金笃见此情景立刻叫道:“老宋,此地不宜久留,别为了一个陶斛搭上自己的命,快走。”

      他的想法倒是挺好,只可惜关横没打算给二人这个机会,说时迟,那时快,大伥鬼倏地攥住成拳,照准金笃面门直捣狂轰。

      另一边,们齐刷刷扑上,利爪转瞬扣住了宋厚的四肢,硬生生将其摁倒在地:“扑通。”

      “老宋?!”看到同伴被制服,金笃心中仓惶,对于大伥鬼的进攻更是只有招架之功,只听砰十部必看乱文经典乱文然响声中,鬼拳已经重重轰在他的脸颊上。

      “呃啊!”对方惨叫身躯倒飞,不偏不倚撞中岩石,大伥鬼的攻势霎时如同狂风急雨,打得金笃浑身都是咕嘟冒血的拳洞,这家伙登时绝气身殒。

      “唰唰唰”身后急促脚步和若桃的声音同时响起:“公子,那几个小喽已经收拾了。”

      “好,我这里也抓住两只臭虫,嘿嘿……”关横说到这里,示意若桃削下了两根树藤将陶斛和宋厚捆了个结实。“我……”

      “啪、啪。”陶斛满脸惶恐的刚说出一个字,关横就已经用两块椭圆石头把他们的嘴堵住了。

      “此时不是让你们说话的时候,等会到了柜山,你们就算不想开口也难。”

      关横刚说完这句话,双眼不经意瞟见前方一抹异色,只见那里是大片向阳山坳,长满了不少奇花异草,最特别的就是一种白色小花、却长着蔚蓝叶子。

      “那就是凌仙奇叶花!

”若此时也看见了目标,欢喜大叫起来。“看来柜山木灵当初就是驱使自己控制的妖虫,把花种撒在了这里。”

      “好,就按照木灵教的方法试试。”

      关横说完,便拽出句芒剑走到了山坳那边,只见此剑骤忽闪耀碧绿光芒,那些凌仙奇叶花有所反应,齐刷刷倒向句芒剑这边,剑身产生了莫名吸力,将数朵奇叶花连根拔起,眨眼间附在了句芒剑上。

      “行了,只要把这些拿给木灵,它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关横收好句芒剑,回头对若桃说道:“走吧,回柜山。”

      ……

      少时片刻之后,柜山巫族村寨。若桃带着几朵凌仙奇叶花去北麓顶峰找木灵,关横则是押着陶斛和宋厚去了高甫的家里。

      “族长。”

      “哎呀关横,你可回来了。”高甫先是和他打了招呼,而后看见俘虏,顿时沉着脸问道:“这两个杂碎也是黑吼族的人?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

      “没错,还不是小人物,一个是黑吼族族长陶颇的独生子,另一个是他们的长老宋厚。”

      关横说完这句话,旁边的龙尤一顿拐杖,立刻有两个如狼似虎的巫族人押着俘虏走了下去,他还说道:“这些黑吼族的家伙真不是东西,当初免了他们的灭族之祸,没想到这群狼崽子贼心不死,还敢勾结山贼攻打柜山。”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

          听到龙尤的话,高甫说道:“岳父不必生气,黑吼族陶颇那些家伙也就是井底的蛤蟆,没见过多大的天,还妄想攻打柜山,我准保教他们有来无回、全军覆没。”

      说到这里稍微顿了顿,高甫才继续言道:“再加上审问关横抓回的这几个俘虏,我们已经知道了不少细情,对方更无胜算,放心好了。”

      “嗯,这倒也是。”龙尤此刻叹了一口气:“原本打算在这几天就给柯琴和谢智把喜事办了,没想到这群臭虫还敢来搅局,真不是东西。”

      “行了老人家,到时候我会出手帮忙打发那群家伙。”关横拿起茶碗悠闲地喝了一口,随即开言道:“听说那群打算从正面进攻的山贼里有几个半黑、假黑境界强者,就让六伥鬼来对付好了。”

      “好好,就算你小子不说,我也得拉你去。”听了高甫的话,关横微微一笑:“那我先去看看阿狗哥,待会再细谈。”

      ……

      不一会之后,关横来到阿狗的房间,此时此刻,老者景崇正在给他按摩头部,恬琳在旁边看着,关横一进门,大家顿时停下了手里的事情。

      阿狗笑道:“回来啦,你介绍的这位景老先生可真不错,把我这脑袋按摩得非常舒服。”

      “那就好、那就好。”关横说道:“听说了吗?今天黄昏的时候……”

      “我们早就知道了,之前龙尤长老已经过来说了,有一群什么黑吼族的白痴想要进攻柜山,他们这不是找死么?”

      恬琳此时笑着打断关横的话头:“刚才阿狗哥还闹着要亲自出手,可是景老爷子不答应,说是按摩头部要持续到今天晚上,中途停止会有反效果。”

      说这句话的时候,恬琳被对着阿狗挡住他的视线,还对关横眨了眨眼睛,关横就知道是这丫头和景崇联合在糊弄阿狗,不过目前他还算是病人,能不动手是最好。

      “呱嘎、呱嘎。”就在此时,象蛇鸟的叫声突然从门外传来,在阿狗脚边打盹的山鼲晃着脑袋站起来跑去开门,这五彩怪禽呼的一下就飞进来落在了桌子上。

      “咦?”恬琳有些好奇的问道:“象蛇鸟,你刚才不是去北麓顶峰找若桃了吗?她在哪?”五彩怪禽此刻在桌子上转了一圈,而后用鸟喙揪住关横的衣袖拽了拽。

      “哦,可能是木灵那里有什么事情?”关横微微颌首,随即说道:“那我就去看看,恬琳,你和景老爷子看住狗哥,别让他去打架。”

      闻听此言,阿狗满脸苦笑,听到黑吼族来攻打柜山的消息,这个好战的家伙确实心痒难耐,如果有机会,他肯定会偷偷溜出去参战,可是此时被关横点破,恬琳肯定看得紧了,今晚再无机会出门。

      ……

      少时片刻以后,关横带着象蛇鸟来到桂山北麓峰顶,木灵和若桃就在参天古树下面等候。

      “急匆匆找我来究竟有什么事?”

      听到关横询问,木灵说道:“神使大人,你带回来的那些凌仙奇叶花已经栽种到了附近花圃里,不过我想起一件事,你不是能掌控后土神灵息吗?如果有让它们滋补一下花朵的生机,这些花很快就能在柜山境内大规模生长起来。”

      “原来是这样,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适量采集奇叶花混合涎香红果酿酒了。”关横抚掌笑道:“好吧,这件事就让我来做。”

      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便走到了花圃那里,那几朵蔚蓝叶子的小白花在轻风中摇曳着,散发着怡人轻香。

      “嗯,现在就可以开始了。”倏然间,关横用金光鬼首倏地调出后土神之息,这浓重的泥土气息缓缓拂过地面之时,就有不少花骨朵就从地底拱土而出了。

      后土神的气息不愧是大地之母所有,顷刻间便给此地带来了无数生机,不单是凌仙奇叶花纷纷破土而出,其余的奇花异草也纷纷长了出来,方圆百丈之内,都是一片花红叶绿怡人景象。

      “好美啊。”木灵和若桃忍不住齐声赞叹。关横此时笑道:“行啦,看起来奇叶花已经成为一片‘花海’了,我们……”

      “咕咕

咕——呱嘎——”就在此时,在树梢上歇息的象蛇鸟突然叫了几声,紧接着,关横和若桃同时发觉有些不对劲。

      “公子,这是?!”

      “肯定是有谁在攀爬前方不远的悬崖峭壁,而且数量不少。”

      说到这里,关横脑中灵光一闪:“对了,之前咱们审问过那些黑吼族的俘虏不是说过吗?那个叫陶颇的家伙要带着本族人从柜山后方偷袭村寨,该不会是选择在这里登顶吧?”

      “木灵,你在这里守着,不要让其他人靠近,我和若桃去看个究竟。”听到木灵答应一声,关横和若桃立刻拔身似电疾掠而去。

      ……

      这个时候,悬崖附近出现了十几道模糊身影,还有人在连声低吼:“快点,让后面的人赶紧往上爬,再快点。”

      “好大胆,竟然敢夜闯柜山,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一声怒喝突兀响起,吓得正用绳子往上拉人的家伙双手一松,悬崖下方登时响起连声惨叫:“呃啊啊啊——”

      原来是绳索脱手,让正在攀爬的人全都摔了下去,估计都粉身碎骨了。“可恶,什么人敢坏我的好事?”

      “锵!锵!”站在悬崖上的已经有五、六人,他们眼见自己的形迹被关横发现,立刻拽出随身兵刃扑了过来,意图杀人灭口。

      “呼——唰唰唰——”为首二人长得一模一样,似乎是兄弟,出手尤为迅疾狠毒,两柄长刃挟裹深红气焰向关横发动猛攻。

      “若桃,这两个家伙让我来对付,你和象蛇鸟去清除余孽。”

      “当当当!”话音甫落之时,关横已经挥剑截住对方攻势,继而出手反击。

      若桃低叱一声,“噌噌噌”几个起落来到悬崖边,此刻正有个在绳索坠落之后空手攀爬的家伙上来,“唰!”吞雷刃倏然挥下,只听噗嗤一声,这家伙顿时和自己的断臂一起坠落悬崖,骇人的惨叫声一直传到谷底。

      “呱嘎——”尖声嘶鸣的象蛇鸟不甘示弱,倏忽展翅向着下方飞去。

      

          “呃?!”正和关横打斗的二人听见同伴惨叫,心中登时惊骇不已,关横趁隙挺剑疾刺,“噗。”其中一人的颈嗓咽喉登时飙红,这家伙扑通栽倒身亡。

      “二弟啊——”另一人见状顿时目眦欲裂,但是关横都没给他还手的机会,因为斜刺里倏然扑出一只狌狌魂影,它双爪错落外撩,瞬间豁开了对方小腹。

      “噗嗤——”漫天红雾飙飞而出,那个家伙双膝点地,就这么跪着气绝了。

      “公子,你快看,还有个家伙正在攀爬悬崖。”

      听到若桃的话,关横跑过去向下瞭望,只见在空中疾飞的象蛇鸟正在与攀岩的家伙撕斗,那个人似乎有两下子,接二连三避过象蛇鸟尖喙利爪扑击,而且又向上爬了数丈。

      “身手不错,想必是黑吼族的重要人物,既然如此,那就生擒盘问一下。”想到这里,关横立刻打了个唿哨,象蛇鸟听到声音后,就知道是让自己暂时撤退,这五彩怪禽便振翅摇翎悻悻而去。

      “噌噌噌——噌噌噌——”那个没有象蛇鸟袭扰的家伙此时攀岩如同迅捷猿猴,眨眼间翻身上了峰顶。“小畜生,竟然竟然敢让一只死鸟暗算老子?你去死吧!”

      这人纵上悬崖的瞬间立刻展开攻势,周身黑气暴现,双掌瞬间劈向关横和若桃,他们心中顿时明了:“这家伙,最少也是个假黑之境强者。”

      “砰砰!”虹云剑和吞雷刃陡忽挡住对方黑气掌击,他俩“腾、腾、腾”连退数步。

      “啪。”出手之人落地之后双膝微弯,猛然蹬地向关横扑来:“小子,杀你的是黑吼族大长老‘顾项’,记住老子的大名吧。”

      这顾项身为大长老,假黑之境的实力果然非同凡响,可是他吓不住关横,对方蔑然冷笑:“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杀我?若桃闪开,让我收拾他。”

      顾项在攀岩时被象蛇鸟死死缠住,险些和自己那些手下一样坠崖摔得粉身碎骨,他此时怒火遮眼,就想报刚才的仇,可就在转瞬之间,关横出手就让顾项大吃一惊。

      “唰唰唰唰!”虹云剑眨眼工夫接连攒刺,晃得顾项眼花缭乱,他用双臂慌忙格挡招架的时候,“嗤嗤嗤!”胳膊上登时出现了无数血痕,自己的护体黑气根本扛不住对方攻击。

      “糟了,那柄剑可以戳破我的防御黑气,是神兵!”脑中刚刚泛起这个念头的顾项脸色大变,关横却在这一瞬间抓住了他的破绽。

      “临敌失神,你这是找死。”

      “嗤——嗤嗤嗤——”话音甫落,关横抖手连出四剑,一招虚,三招实,那虚晃的一剑径直钉向颈嗓咽喉,顾项心中慌忙,急忙护住要害。

      谁知道那只是虚势,就在下个瞬间,其余三剑挟裹劲风攻至,“噗噗噗!”左眼倏地被贯穿,紧接着是肩头、肋下同时中剑。

      顾项哀号一声扑通半跪在地,“唰!”剑尖骤然抵住对方颈嗓,关横冷哼道:“黑吼族的家伙是吧?你们那个狗屁族长陶颇在什么地方?说!”

      “哼,要杀便杀。”顾项此时低吼道:“老子是堂堂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墨时谦池欢全文

    墨时谦池欢全文

    墨时谦池欢全文,墨时谦池欢全文文章推荐,墨时谦池欢全文在线阅读!低辏词肿С鼍涿⒔#讣驳暗保庇辛焦善Ⅵ奔浯艹鼋I恚诳罩谢憔鄢砂牒诎氚俚脑残巫郑婕从砍隽瞬簧偕懒槠?br/>此时此刻,大家都瞪大眼睛,仔细瞧着,他们是打算见证奇迹 [详细]

  • 六十年代白富美

    六十年代白富美

    六十年代白富美,六十年代白富美文章推荐,六十年代白富美在线阅读!!?br/>见到对方只不过是微不足道之物,卿凰便挥挥手说道:“大伥鬼,你用原火劲把这些妖魂的邪气炼化,而后便放了它们吧。”“呜呜呜——”闻听此言,大伥鬼微微颌首,依言动手之后,就把 [详细]

  • 水手服被啪到深处gif图女仆被啪到

    水手服被啪到深处gif图女仆被啪到深处gif动态

    水手服被啪到深处gif图女仆被啪到深处gif动态,她不知道自己为何执意要个答案,只觉得那颗早已伤痕累累的心,竟浮出一丝期盼,可期盼着什么,她又不知。 「别说话,你需要休息。」看着那不断冒出汗珠的惨白面容,以及那渐失血色的红唇,展少钧一向柔和的面容 [详细]

  • 短篇h小说合集

    短篇h小说合集

    短篇h小说合集,短篇h小说合集文章推荐,短篇h小说合集在线阅读!幌氲剑仪榧敝率褂镁呦治闹椋占渥菩Ч缶谷焕吹搅苏饫铮还饫镎娴氖悄е髋佣魍秤哪歉瞿в蛏钤穑俊?br/>关横心中产生了这些疑虑之后,下意识的问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