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短文

落英缤纷txt

落英缤纷txt

  落英缤纷txt,落英缤纷txt文章推荐,落英缤纷txt在线阅读!咨鲆庀氩坏降谋涔省!?br/>

      “对对,更何况现在本界灵气衰竭,这必须想办法赶紧解决。”

      听到灵王的话,关横赶紧取出万载灵葫,而后唤出器灵,他还说道:“您瞧,这个小家伙控制的灵葫,吸收了不可估量的古灵界气息,而且已经被五行灵气提纯,我现在就可以让它散发出来。”

      “太好了!”灵王和灵尊双眸一亮,两个人不约而同说道:“想不到你这次前往古灵界,竟然替咱们解决了大问题。”

      “嘿嘿,我也是凭着几分机缘凑巧,撞大运而已。”关横看了看在附近懒洋洋卧着的小白和吞鬼喵,随口问:“二位这边忙得如何了?我看你们好像挺闲的。”

      “瞎说,我们刚才都要忙得四脚朝天了。”

      灵王笑骂一声,继续道:“不过小猫儿体内的五行神灵血已经提纯的差不多

了,我又把句芒他们五个遗物的东西改造炼化了一下,弄成了几盏‘神灯’,待会给你瞧瞧,你现在赶紧让灵葫去外面释放灵气,不要耽误了。”

      “是是,我这就去。”说罢,关横就想去拉卿凰同行,却被灵王一巴掌把他那只手拍飞了,老头半开玩笑说:“乖女儿要留下来帮我,你就快滚吧。”

      “岂有此理,岳父了不起啊?居然抢我媳妇,老不羞。”关横暗中腹诽,可脸上又不敢带出来,只得赔笑点点头:“得嘞,您和灵尊前辈慢慢忙,小子先告辞了。”

      言罢,还对卿凰眨了眨眼,对方捂嘴轻笑的时候,关横已经跑远了。

      “关公子,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呀?”听到趴在肩头、刚刚被灵王命名为“灵葫子”的器灵询问,关横道:“先去找几个‘大家伙’。”

   落英缤纷txt   骑上犟驼出了灵王大殿,一路扬尘直奔神兽们临时栖身的密林,不多时,就到达了目的地。

      进了林子以后,关横才感觉到这里的灵气真是稀薄得厉害,心说那九大神兽可是消耗吸收灵气的“大户”,估计现在都已经动弹不得了,于是忍不住发出一声呼喊:“喂,大家在哪里?我来了!”

      “我来了——我来了——”这吼声霎时间传遍林中每个角落,惊得异兽奔走,鸟雀飙飞,可半晌过去,都没有九大神兽的回应,关横微微皱眉,随即嘀咕道:“怪事,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嗯?!”突然间,他肩头上的灵葫子提鼻子闻了闻周围的气息,关横觉察出它的动作有异,便问:“怎么了?”

      “我好像嗅到一股‘灵血’的气息,好像是有谁受伤了。”听到灵葫子的话,关横心中微微一动,立刻释放自己的灵识向周围扩散搜找。

      ……

      数息后,关横骑着犟驼飞奔到林中角落一个山坳,恰巧看见此地有个巨大深坑,不觉有些纳闷:“之前来过一次,没见过这玩意,难道是新近出现的?”

      灵葫子嗅觉灵敏,倏地一指坑洞边缘:“关公子,你瞧,地上有血迹。”

      “噌!”跳下犟驼落在平地,关横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检查,而后低语道:“这灵血气息,似乎和修蛇很相近,难道是它遗留下来的?”

      “这坑可真深,咱们要不要下去瞧瞧?”听到灵葫子的建议,关横微微颌首:“也好,犟驼不方便跟着,就留在此处,咱们走。”

      “唰!”晃身形纵入深坑,他随即说:“大伥鬼,在下面托着我。”

      “呜呜呜——”对方嘶鸣回应,陡忽化为一股缓冲之力让关横下降速度减慢,不多时就下降了数十丈。

      到了这里以下,关横意外发现了某些新奇之事,与此同时,灵葫子也嘀咕道:“嘿,此处地底的灵气居然如此浓郁,不错不错,我喜欢。”

      “以前倒是不知道本界地底的灵气储量会如此丰厚,对了,我说九兽为何会消失呢,原来如此。”关横倏地一拍巴掌:“明白了。”

      “噌噌噌!”恰在此时,深坑下方骤然出现一道疾影,在土壁周围呈“之”字闪电般连续纵跃,对方嘴里叫道:“关横,是不是你来了?”

      “小犴?”关横微微一笑,倏地向前翻身疾转,不偏不倚落在了御雷犴的背上。

      ?    “我知道你们躲到地底的缘故了。”

      关横骑上对方的一刹那,随口说:“这个密林地底深处,肯定有浓郁的灵气,神兽潜入地底,一来可以维持生机,二来不用在外界和其他异兽争夺必要必要的灵气,对吧?”

      “呵呵呵,还是你聪明,稍等,我马上就带着你去找大家,我们还有大发现呢。”说罢,御雷犴身形化为疾影,驮着他直接向地底窜去。

      ……

      “嚯,好大一座地宫!”

      看着这面积足有千丈的地方,关横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旁边的修蛇解释道:“这也是误打误撞才发现的,当时我和凿齿、猰貐嬉戏,这两个混账东西竟然玩儿真的,把我的鳞甲打破……”

  &nbs落英缤纷txtp;   说到这里,它还狠狠瞪了对方一眼,猰貐和凿齿故意把目光挪开,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关横催促问:“后来呢?”

      “我到这边的溪水里清洗身子,突然间就感到本界灵气衰竭了下来。”

      修蛇晃了晃脑袋,这才说:“我的体型大,就算平时缩小了,也有十余丈长短,吸收的灵气量非比寻常,灵气衰竭的一刹那,头晕目眩、身子也不听使唤了,顺势就昏了过去。”

      “是这

样啊……”关横心里假想着修蛇如此庞大的躯体,要倘若晕过去摔倒,那该是何等壮观的场面。

      此刻,就听对方继续说道:“可能是我跌倒时动作太大,居然把小溪地面砸出一个深坑,紧接着,这里就塌陷了下去。”

      猰貐在旁边搭言:“我们也听见了响动,虽然感到灵气衰竭后行动困难,可还是赶紧过来查看了,却发现地底灵气浓郁,应该足够让吾等支撑一阵了,故此就让修蛇挖洞,一路潜入地底。”

      “而后你们就发现了这座巨大地宫,对吧?”说着,关横踱步到一根硕大古朴的石柱近前,伸手去摩挲此物。

      “咦?!”突然间,他肩头的灵葫子惊异地叫了一声,随即道:“关公子,这石柱内好像有别的东西,只是被石头挡住,所以一般人看不出来。”

      “有点意思,我来瞧瞧。”

      “啪!”漫不经心的一掌,轻轻印在石柱上,吐劲的瞬间震碎上面的石层,那些碎片噼里啪啦掉了一地,关横、灵葫子和九兽定睛细瞧,顿时有些愕然。

      大风的身躯此时缩小了一半,故此也能在附近勉强展翼行走,它也凑过来观瞧,突然道:“这不是上古灵族的文字吗?”

      “不错,应该是上古灵族的文字,没想到会出现在此处。”关横伸手敲了敲刻有文字的柱子,“当当当!”此物登时发出金属声响。

      “是整块灵铁矿石铸造的柱子,粗略一数,这里少说也有几十根。”封豨说:“想来也只有当年的古灵族才能这么大手笔了。”

      灵葫子道:“关公子,我记得古灵界深渊里也有这样的柱子,听说此物能够储存灵气,也不知是真是假。”

      “是吗?我来试试。”关横话音甫落,出掌按住灵铁柱子,释放出些许灵气,“哧溜!”轻响声陡起,灵气顺势钻入柱内。

      “唰唰唰!”下个瞬间,铁柱表面的古朴文字烁烁放光,转眼又多出几行金字,关横学习过上古灵族文字,故此能读懂这些句子的意思。

      “咦?”一看之下,他倒有些愕然了,旁边的白龙凑过来也瞧了几眼,顿时低呼:“嚯,这可是天大的秘闻,竟然让咱们发现了。”

      猰貐、封豨、凿齿它们俱都喊道:“喂,上面写的是啥?说给大家听听,我们都是不识字的文盲,全仗二位翻译了。”

      “这柱子的文字表明,在灵界有数个被称为‘灵泉之眼’的地方。”

      听到关横的话,猰貐呐呐道:“灵泉之眼、灵泉之眼,这名字听起来好耳熟,我似乎是在什么地方听谁说过……”

      “笨蛋,你的脑子糊涂不清,当然记不起了。”白龙哼了一声,这才继续说:“提起这灵泉之眼名字的不是别人,是咱们家芫歆公主!”

      “公主?!”其余神兽闻听此言微微一愕,而后恍然大悟齐声道:“没错,公主确实说起过。”

      “灵泉之眼,位于灵界四面八方,是本界经久不衰的灵气来源之一,但上古年纪=间因为屡遭变故,导致泉眼逐渐枯涸堵塞,便被后人所遗忘了。”

      关横抚摸着冰冷的灵铁柱,又开口道:“这上面提到,灵铁可以长时间吸收地底气息,所以此地灵气还算旺盛,能让你们支撑一时,还有,最后这几行金字说,那些灵泉之眼似乎可以修复……”

      “修复?!”听到这话,神兽们倒吸了一口冷气,齐声问:“要如何修复灵泉之眼?”

      “方法很简单,不过知易行难,因为条件所限,所以上古年间的灵族都没能将其恢复成原样。”关横摸了摸下颌,突然神秘一笑:“但是我们现在好像可以试试。”

      “关横,难道你现在有主意可以修复灵泉之眼?”修蛇说道:“这可是件天大的好事,公主以前就提到过,要是本界的灵泉之眼能修复一个,千百年内都不愁会出现灵气枯竭的危机了。”

      “这石柱金字上,提到修复泉眼需要两个条件,第一,把宫殿里的灵铁柱取走八根,分给安放在灵界八个方向、也就是八个泉眼所在的位置。”

      关横稍微顿了顿,又说:“第二嘛,就是拥有海量灵气,还要将其灌注到泉眼内,使它恢复源动,借此生生不息,继续产生循环外溢的灵气。”

      说罢,他指了指灵葫子,对大家笑道:“你们瞧,我身上不是还带着它吗?灵气要多少有多少。”

      “我?”灵葫子眨了眨眼睛,此时群兽恍然大悟:“对对,万载灵葫内储存了古灵界无数灵气,确实足够修复所有灵泉之眼了。”

      “事不宜迟,咱们应该立刻开始修复灵泉之眼的工作。”关横目光闪烁,信心满满的说道:“只要将它们复原,灵界万物就有救了。”

      “不错,我们几个各自拿上一根灵铁柱,先行前往泉眼所在的地方。”猰貐提议道:“落英缤纷txt蠓缭刈殴睾崛サ谝桓鋈郏绱艘焕吹幕埃阈薷戳四抢锶郏じ鲈儆胛颐腔愫媳闶恰!?br/>

          “好,就这么办。”关横听从对方的意见,大家立刻取了身边的灵铁柱,随即出了地底深坑。

      ……

      片刻后之后,万灵河西部尽头,高耸入云的山巅。大风展翅在上空盘桓一圈,它说:“到了,这里就是其中一个灵泉之眼的位置。”

      “在这里等我,咱马上就回来。”

      “唰!”纵身落下的关横双足着地,不偏不倚正是枯涸的泉眼旁边。

      “看来这里就是了。”刚要仔细查看一下泉眼的状况,肩头的灵葫子低声道:“关公子,我觉得这里有些古怪气息,就是从那个洞子里

冒上来的。”

      “哼,好像是暗藏了在此处栖息的生灵,咱们要修复灵泉之眼,得把那厮先赶出来。”

      话音甫落,关横将肩头上扛着的灵铁柱放下,“咚!”登时激得土屑纷飞,他扬声叫道:“谁在那里,立刻滚出来,否则老子要你的命!”

      “嗷嗷嗷——”说时迟,那时快,嚎叫声陡起,从枯涸的泉眼内窜出一道疾影,这家伙好不凶恶,就地翻滚的瞬间,朝着关横疾喷大蓬“碎石弹”。

      “嗤嗤嗤!”漫天碎石欺近关横全身上下,他面无表情的一挥手:“雕虫小技,给我破!”

      “唰!”一股原火之力倏地席卷迎上,立刻将那些碎石弹化为飞灰,关横道:“敢偷袭我,你胆子不小,婴白鬼,给我拿下!”

      “吱吱吱!”尖声嘶鸣的一刹那,婴白鬼陡忽落在此兽近前,“咣咣咣!”三拳正中对方面门、左肩和小腹,打得对方喷出血箭,瘫倒在地。

      定睛细瞧对方,灵葫子嘀咕道:“尖嘴、扁脸、小眼睛,浑身都是蔚蓝尖刺,这是什么怪物?”

      “嗯,它身上的气息和灵界异兽相差很远,似乎和游魂怪手有些相似?难道说……”关横心中泛起一个念头,突然屈指疾弹,将些许灵气送入小兽脑门。

      “嗷呜?!怎么回事?”那小兽融合了关横的灵气,立刻能说人言,更是满脸惊骇的看着关横,不由得浑身栗抖起来。

      “立刻说出你的来历,否则格杀勿论!”

      “别别,我说、我说!”小兽哀号道:“我是从那个孔洞尽头某处掉进本界的,其实自己也摸不清楚状况。”

      紧接着,这蓝刺小兽就把自己的倒霉经历叙述了一遍,原来它生活在某个异空间的土洞内,前些天觅食的时候,无意中被卷进了空间缝隙,迷迷糊糊就来到了灵界。

      “灵泉之眼内有空间缝隙?!”闻听此言,关横双眼倏忽一眯,顿时觉察这里面有些不对劲,他立刻说道:“你立刻引路,带我去那个地方瞧瞧。”

      “是是,大人这边请。”蓝刺小兽不敢怠慢,倏地晃身窜进了枯涸的泉眼,关横让巨蜂留下看守那根灵铁柱,自己带着群鬼、灵葫子跟了进去。

      那小兽移动速度极快,就只是眨眼工夫,便带着关横来到了泉眼尽头,他定睛细瞧,脸色微微一沉:“哼,果然是这样。”

      原来泉眼尽头有十几道狭窄细小的空间裂痕,原先灵泉之眼内的浓郁灵气,都是顺着裂痕缝隙向外流逝而去,这就好比盛满水的杯子底部被人捅了窟窿,水自然会漏走。

      “也不知道是哪个忘八淡做的好事。”关横喃喃自语,而后又问:“小兽,你就是从这些空间缝隙掉进灵界的,对吧?”

      “是的,其实我、我很想回家。”蓝刺小兽此刻嗫嚅道:“可我又不敢钻回缝隙内,因为有可能被空间激流绞成碎片,我怕。”

      “不要紧,我可以直接斩开空间送你回去。”关横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而后又道:“但是你得先留在我身边一阵。”

      一听说关横肯带着自己回家,小兽异常高兴,连声答应:“好好,我全听您的。”

      “游魂怪手,出来!”关横取出巨刃诛邪的瞬间,马上将对方召唤了出来,随即道:“使用你们的力量,让空间缝隙闭阖。”

      “唰唰唰!”风声甫动时,听到命令的怪手们立刻展开行动,用它们的特殊手段,强行将空间细缝抹平,关横顺势释放五行灵气,将余下的部分修补完整。

      数息之后,带着蓝刺小兽出了灵泉之眼,关横抱起那个灵铁柱,猛然间将其狠狠掼进泉眼旁边的土内。

      “咣!”随着一声闷响,土石飞迸四溅,柱子被硬生生摁进土里数尺,紧接着吸收了他释放的灵气,绽放出大片耀眼的金光。

      “准备工作就绪。”关横倏地退后丈余远,随即喊道:“灵葫子,开始释放灵气。”

      “遵命。”话音甫落,灵葫子一飞冲天,骤然化为原形——高大丈余的万载灵葫,此刻葫芦嘴朝下,对准灵泉之眼猛地喷出一股极为精纯的灵气。

      “呼呼呼——嗖嗖嗖——”挟裹着迅疾风声,灵气霎时间将泉眼充满,旁边的灵铁柱也光芒大盛,马上将整座山巅都照亮了。

      “很好,我已经感觉到精纯的灵气向周围蔓延,相信以此山为中心,方圆千里的灵气很快就会充足起来。”

      关横微微颌首点头,随即召回了灵葫子,又在铁柱上留下五行灵气的印记,让此处灵泉之眼的气息可以按照五行相生、循环不息的态势延续下去。

      而后,他打了个唿哨,空中的大风立刻振翅掠来,关横纵身跳到对方背上,大风笑道:“不错不错,这边的灵气已经恢复充裕状态,甚至远胜昔时,看起来咱们没白白忙活一场。”

      “那当然,有了灵铁柱和万载灵葫,做到这些事情轻而易举。”关横说完,又把手里拎着的蓝刺小兽扔在脚边。

      “咦?”大风随口问道:“你从哪里弄来这么个小东西?”

      “说来有些奇怪,我在枯涸的灵泉之眼内发现了细小的空间缝隙。”关横盘膝坐下,而后缓缓说道:“我怀疑那些痕迹是人为造成的,目的嘛,就是为了让灵泉之眼的气息外泄漏光。”

      “什么?!”闻听此言,大风身躯微颤,顿时气得七窍生烟:“究竟是谁做的这种混账事情,岂有此理,这不是要把灵界生灵全都害死么?”

          “喂喂,生气归生气,你可别晃啊。”关横挥手在它脑门上打了一巴掌:“本少爷可不想摔下去!”

      “抱歉抱歉,是我太激动了。”大风此刻嘟囔道:“不过你说的事情实在太诡异了,到底是谁,和灵界有这么大的仇,筹谋诡计要把本界的灵气全部泻光?”

      “不太清楚,要是这个泄漏灵气的事情是从过去就开始,那么也许和灵界以前的敌人有关系。”

      关横想了想,突然道:“没准是邪魇族那群人做的,不管怎么说,到了其余泉眼的位置,赶紧检查一下内部,也许还有会漏走灵气的空间缝隙存在。”

      “说得对,走着——”大风此言甫一出口,顿时展翅疾飞而去。

      ……

      另一边,猰貐站在的西北灵界大平原,某个上古年间就存在的石洞近前。

      “奇怪,刚才追那个诡异黑影来到此处,那家伙竟然消失不见了。”猰貐思忖自己的速度不在御雷犴之下,对于没有抓到对方的蛛丝马迹,心中颇为恼怒。

      它把灵铁柱扔在洞口附近,暗想:“石洞内就是此处灵泉之眼的坐落位置,那黑影该不会是进去来吧?不行,我得进去确认一下。”

      打定了主意,猰貐拔腿就往里面跑去,但是它没注意到,自己背后的洞口陡忽浮现出数道狭长黑影,堪堪将入口堵住,大概是要来个瓮中捉鳖。

      “嗯?!”向前疾奔了数十丈,猰貐提鼻子闻了闻周围的气息,嘴里呐呐道:“哪里来的腥臭气味,古怪,真古怪。”

      “呜呜呜——”霎时间,随着阵阵凄厉尖啸声响起,数道疾影把猰貐的前后左右包围,齐刷刷向它发动猛攻。

      “哼,几个无形灵体也这么嚣张,竟敢主动攻击本神兽?”面对敌人的攻势,猰貐就连眼皮都没抬起,猛然跨前一步怒吼道:“不自量力,给我滚!!”

      “嘭!”一只前爪悍然落在地面上,原处顿时出现硕大爪影,释放出来的凶威,震得迎面而来的三道灵体应声溃灭,余者吓得凄厉尖叫,登时凌空后撤丈余远。

      “想跑?已经晚了!”猰貐杀心大起,晃身急追过去。

      ……

      与此同时,关横也来到此处,顺势从大风背上跳落平地,可就在下一刹那,四周围赫然响起尖啸声:“嗷嗷嗷——”

      “哪里来的邪魔外道?”倏地把脸一沉,关横挥手道:“七鬼,杀!”

      “吱吱吱!”主人命令发出,怒吼的婴白鬼率先迎上,双手疾挥,无数火劲血刃挟裹凶威暴现疾迸,“嚓嚓嚓!”近百只无形魂体甚至来不及惨叫,就已经被绞个粉碎。

      紧接着,大伥鬼、狌狌们和巨蜂俱都出手,尽管对方数量有四、五百之多,但是在群鬼面前实在是不堪一击。

      “叽叽叽!救命啊——”另一边,蓝刺小兽却被几只尖叫挥爪的灵体撵得到处跑,狼狈不堪,只能不断呼救,灵葫子在关横肩头上瞧着有趣,不由得抚掌大笑:“好玩好玩,真好玩。”

      “哼,婴白鬼,抓个灵体回来,我要检查一下。”关横的话一出口,对方立刻疾掠上前,“砰砰砰!”三拳震碎其余灵体,霎时一伸手,硬生生攥住剩下的一个,拎到了关横面前。

      “嗯?又是异界之物……”探查此灵体来历以后,关横五指微攥,将其捏得湮灭溃散,他说道:“猰貐肯定还在这石洞内,我得赶紧去瞧瞧。”

      ……

      “呼、呼、呼……”此时此刻,猰貐看着面前出现的巨大邪魂,有些喘息起来,它心中暗骂:“这混账东西的耐力好强,明明不是我的随手,可却打不死。”

      那巨大邪魂,就是刚才被猰貐迫退、几乎落荒而逃的灵体汇聚而成,此时此刻,变得顶天杵地,嘶声咆哮不可一世。

      虽说猰貐屡次用獠牙利齿将其撕碎,可邪魂还是能在瞬间重组复原,倒把猰貐累得气喘吁吁,心中大呼倒霉,它陡忽晃了晃脑袋:“该死的杂碎,本兽这回要动真格的了!”

      “嗷呜!!”电光火石间,猰貐弓身疾窜,呼的一声纵到丈余高,正好和这巨大邪魂面对面,“唰!”邪魂利爪挟风猛挠,它叫道:“雕虫小技,去死吧!”

      “嗤啦、嗤啦!”说时迟,那时快,猰貐的獠牙已经将对方大半灵体扯碎,那家伙虽然凄声惨叫,可在瞬间,灵体迅速吸收周围邪恶气息,就要再次重组。

      “还玩儿这一套?我去你的!”猰貐骤然扭头张嘴疾喷:“呼——”

      一大团原火之力悍然汇聚飞出,这就是它最厉害的杀手锏之一,火灵气是猰貐从关横那里死乞白赖讨来的,关键时刻能派上大用场。

      和白龙、绿蛟、御雷犴、九婴它们不一样,猰貐对于破邪异能的掌握不是太上心,但是屡次和邪魔动手以后,它也觉得自己要添些能耐了。

      于是猰貐要来了一些火灵气,又向九婴讨教如何控火、怎么将这东西发挥到威力最大的手段,它喉咙内有个小巧的嗉袋,正好可以把火灵气搁置其内,用本身气息反复温养。

      此刻化为火球迅猛喷出,登时重创了那巨大邪魂,烧得对方长声惨叫,猰貐见状哈哈大笑:“活该,让你招惹我,死有余辜!”

      可就在这么个工夫,它的身后陡忽飞来一物,由远至近,凌厉双爪悍然疾袭猰貐头顶和背脊。

      “咦?!不好!”说时迟,那时快,意识到脑后恶风不善的猰貐急忙向前扑纵躲闪。

  &nb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潜行狙击电影粤语在线观看

    潜行狙击电影粤语在线观看

    这个想法是在葛羽俘虏了图巴尔之后才想到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免于兵戈战乱,让几大族之间和平相处,不再有无谓的人牺牲。也只有这样,葛羽才能放心兀颜公主,黑小色也不再担忧女希烈的事情。大家伙都在一个隗仓族生活,就不用整天想着互相讨伐了。整天打打 [详细]

  • 18禁啪慢漫漫画np_18禁啪慢漫漫画n

    18禁啪慢漫漫画np_18禁啪慢漫漫画np文章阅读

    18禁啪慢漫漫画np_18禁啪慢漫漫画np文章阅读!茸娉绨荩庖坏愫脱搴芟嗨啤?br/>但和妖族不同的是,他们的父系族谱拥有着很神奇的力量,每一个恶魔自出生之日起,都会觉醒一个父系血脉赐予的真名。而这个真名,能够赐予他们某种神奇的天赋,让他们拥有与众不 [详细]

  • 罗子凌杨青吟新笔趣阁_总裁的代孕

    罗子凌杨青吟新笔趣阁_总裁的代孕小妻

    罗子凌杨青吟新笔趣阁_总裁的代孕小妻图文阅读!见了林昆,这个名叫方政的小伙子,立正敬礼,恭敬的喊了一声:“林队长!”林昆打量了这小伙子一眼,有几分自己当年的气质,笑着说:“我已经不是你们队长了,你们队长现在是小伍。”方政义正言辞的说:“伍队 [详细]

  • 上海纪实档案在线观看

    上海纪实档案在线观看

    上海纪实档案在线观看,上海纪实档案在线观看推荐阅读。王城之内乱糟糟的一片,打的一片火热。刚才钟锦亮趁乱,绕过了那老蛊婆,闪身进入了西宫之内,打算将兀颜公主和玉竹救出来,然后几个人想办法脱身,离开这王城。可是当钟锦亮进入了兀颜公主居住的那个小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