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短文

几个侍卫轮公主推荐阅读

  几个侍卫轮公主推荐阅读!几个侍卫轮公主推荐阅读!章郑且惨谎谴虿豢藕校虿豢藕校偷貌坏健犊帐椤贰?br/>

      在后世有传言说零域空轮是飞扬仙帝炼制的宝轮,事实上并非是如此,零域空轮在很遥远的时代就流传下来了。

      事实上,后来飞扬仙帝去了老无寺,他也想证实一下《空书》这件事情,可惜,他没有那三把钥匙,一切也是白费功夫,所以,飞扬仙帝退而求其次,忽悠走了石佛。

      “轧——轧——轧——”当李七夜把零域空轮放入了轮印之中的时候,一阵轻轻的移动声音响起,石盒竟然裂开了,一缕缕光芒从里面绽放。

      看到这熟悉的光芒,李七夜也不由为之一喜,唯有九大天书才会散发出这样的光芒,毫无疑问,这就是《空书》

      眨眼之间,《空书》摆在了李七夜的面前,神圣玄妙。看着散发出光芒的《空书》,李七夜心里面难于掩得住喜悦。

     

 九大天书,现在他拥有了三本,《空书》、《体书》、《死书》,千百万年走过来,未来,他也不是没有可能收集齐九大天书。

      太初衍九字,九字生九宝,九宝铭九书!九大天宝,九大天书,这是多么诱惑人的无上天书呢。

      李七夜翻开了《空书》,书中的记载,无比繁芜深奥,让人无法看得懂。

      但是,李七夜却一下子被吸引住了,他一下子宛如踏入了一个让人无法想象的世界,这是可以筑构一切的世界。

      李七夜直通大道玄奥,《空书》最深奥的玄妙一一地呈现在了李七夜的眼前,这让李七夜看得如痴如醉。

      换作是其他人,那怕是惊才绝艳,那怕是不可一世的天才,甚至是如梅素瑶,拥有眉心仙骨,那么,也不可能在短时间看懂《空书》,更别说是掌握《空书》的玄妙了。

      像九大天书这样的绝世无双天书,就算是不可一世的天才,只怕都需要几百年乃是几千年来揣摩。

      但是,对于李七夜来说,掌握《空书》的玄妙并不是一件难事。他花费了千百万年来研究九大天书,九大天宝。

      甚至可以说,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李七夜曾经掌握过《空书》的一些篇章,当然,这些都是残缺不全的篇章,与整本《空书》相比起来还差很远。

      但是,经历了千百万年的揣摩,李七夜对《空书》已经有了很深刻的了解。

      今天得到了《空书》,再悟其中玄妙,这简直就是如鱼得水,如虎添翼,那种感觉,难于让笔墨来形容。

      此时,只能说是李七夜是求知若渴,就像是绵花一样拼命地吸收着空书的水份,要把《空书》的所有玄妙都掌握在手中。

      这几天,李七夜是沉醉在《空书》的玄妙之中,这几天他都是足不出户,整个把自己锁在室内。

      李霜颜她们也知道李七夜在参悟《空书》,没敢去打扰他。

      在这几天中,灵山的佛息是越来越强大,而且佛光开始浮现,随着日子的推移,灵山所散发出来的佛光是越来越强烈。

      到了最后,灵山所散发出来的佛光都能照亮整个人葬佛高原。见到灵山乃是佛光弥漫,笼罩着整个葬佛高原,就算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也都知道有大事要发生了。

      “飞升要开始了。”有懂葬佛高原的人见到灵山佛光冲天,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几天梅素瑶也特别留意的灵山的任何变化,因为这一次飞升的是他们长河宗的老祖。当这位老祖飞升之时,会留下他的一生真解。

      这样的真解,对于他们长河宗而言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所以,对于梅素瑶而言,她对真解是志在必得,其他的宝物,她可以不要,但是,真解她一定要得到。

      取得真解,梅素瑶并非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宗门。因为她走到今天,并不需要这样的真解,但是,长河宗的门下弟子需要这样的东西。

      “不知道是贵宗门的哪一位老祖要飞升呢?”对于飞升,陈宝娇也是很好奇,她也只是听说过,但,从来没有亲眼见过。

      “具体我也不清楚。”梅素瑶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宗门诸老只能推算是宗门的一位老祖要飞升,但,具体是哪一位老祖,这只怕说不准,只有等到飞升之日才知道。听宗门中的诸位老祖所言,在灵山,我们长河宗的好几位老祖在佛道上的造诣都不分上下。”

      长河宗作为一门三帝,从来不缺人才,而拜入灵山的大人物也很多,曾经有人保守地估计过,长河宗至少有几十位大人物拜入了灵山之中。小到护法级别的强者,大到神皇级别的无敌存在。

      “轧——轧——轧——”就在众多人都好奇这一次灵山究竟是哪一位圣僧要飞升的时候,一阵沉重的移动声响起,这移动声音并不是特别的洪亮,但是,似乎葬佛高原上的所有人都能听到这沉重的移动声一样。

      “烂陀寺的佛门打开了。”不知道是谁尖叫了一声,很多人都纷纷往灵山方向张望而去。

      果然,只见一直紧闭的烂陀寺今天佛门竟然打开了,放眼望去,佛门深似海,看不到尽头,似乎,在佛门之中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天地一样,在那里,可以容纳九天十地一般。

      “嗡——”的一声,就在很多人吃惊烂陀寺的佛门打开的时候,突然佛光从天而降,在烂陀寺的上空突然打开了一个佛门。

      当这个佛门打开的时候,宛如是一个时空之门被打开一样,给人一种错觉,可以通过这佛门穿越九天十地,穿越古今。

      在天空的佛门之中,佛光如汪洋大海,在那里隐隐可见一方天地,似乎,在那里有众佛颂经。

      “佛国,传说中的佛国——”看到天空中的佛门打开,透过佛门,宛如看到了一个国度,这让众人不由大吃一惊,有大人物透过这道佛门,欲窥其中的玄妙。

      一时之间,不少人为之屏住呼吸,佛国,很少人亲眼见到过佛国,千百万年以来,除了灵山的圣僧,或者说,除了飞升的圣僧之外,只怕没有人进入过佛国。

      在世间,曾经有传说认为,如果能进入佛国,这将会长生不死。

      此时,天空上的佛门大开,这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样一个敝开的佛门实在是太充满了诱惑了。

      所以,一时之间,有好几个人影纵起,这纵起的人影都极为强大,他们冲天而起,欲从天空上的佛门冲入佛国。(未完待续。)

          “阿弥陀佛,无佛慈悲。”就在这几位强大的修士冲击佛门之时,天降佛音,慈悲神圣,佛音降下,万世回荡:“从哪里来,便往哪里

去,有缘才能入此门。”

      “砰——”的一声,当佛音落下之后,强行冲击佛门的几位强大修士瞬间被震飞,瞬间被震出了葬佛高原。

      见到这样的一幕,不少人心里面为之凛,从此之终,没有人见到有何人出手,但是,这几位强大的修士瞬间被震飞出葬佛高原,连反抗之力都没有,这可想而知佛国之中的存在是多么的强大。

      “佛国之中,不止是有佛主,还有诸位上佛。”有人看到天空上的佛门,不由喃喃地说道。

      “吱——”的一声,就在梅素瑶她们都被佛国的佛门所吸引之时,一声开门之声响起,李霜颜她们立即回过头来,只见李七夜从室内走了出来。

      此时,梅素瑶她们都看得很清楚,李七夜的脸色十分古怪,他神态古怪的无法形容,总之,就算是跟随了李七夜最久的李霜颜都没有见过李七夜这样的神态。

      此时此刻,连李霜颜都不知道李七夜这种神态代表着什么,不知道这样的神态是意味着什么。

      “公子——”李霜颜她们轻呼一声,见到李七夜这样的神态,她们心里面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留在这里。”李七夜双目在盯着天穹上的佛门,吩咐地说道。然后是踏空而起,听到“嗡”的一声,一条无上大道从李七夜脚上铺开,直通往灵山,通往烂陀寺,通往烂陀寺上家的佛门。

      “发生什么事了?”见到李七夜取道直上灵山,直上烂陀寺,李霜颜她们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要发生大事了,搞不好,会天崩地裂。”梅素瑶都不由喃喃地说道。她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是,她却明白,这绝对是发生大事了。因为当日她曾邀李七夜一同上烂陀寺,一同上佛国,李七夜是一口拒绝了,但是,现在李七夜却独身而上。

      “看,那是第一凶人!”李七夜踏大道而上,有人眼尖,一下子看到了李七夜,不由大叫一声。

      走到今天,第一凶人的凶名已经威慑九天十地, 整个人皇界的存在都对他忌惮三分,斩宝柱人皇,败林天帝、战师,杀姬空无敌,放眼天下,当今年轻一辈还有谁人能与之为敌。

      “他这是要干什么,要上佛国,以夺佛缘吗?”见李七夜的大道直通灵山,直通烂陀寺,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第一凶人,就是牛气冲天,这姿态,简直就是挑战葬佛高原呀。”有人族强者也不由为之兴奋地说道。

      此时此刻,甚至有不少人希望第一凶人与葬佛高原打起来,他们都想再看到另一个万古奇迹,第一凶人把葬佛高原打败!

      眨眼之间,李七夜踏上了灵山,离烂陀寺只有一步之遥。

      “施主,请回吧。”就在李七夜离烂陀寺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在四佛寺中浮现了八面光明菩萨的身影,佛号绵绵,宛如是渡化天地一般。

      “八面光明菩萨。”当八面光明菩萨的身影浮现之时,无数人都忌惮,不管是多么强大的修士,都不敢靠近,不论是谁,都害怕八面光明菩萨的渡化。

      “我既然来了,你们就只有两个选择。”李七夜看着佛门,双目直通佛国最深处,他缓缓地说道:“要么,把佛门给我打开,让我上去,要么,让我砸碎这佛门,掀翻这方天地!”

      此时,李七夜的态度是十分的坚定,没有丝毫的商量余地,他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够霸气。”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不管是哪一族的强者修士,都不由为之佩服,万古以来,敢如此嚣张地挑战葬佛高原的人,那是少之又少。

      “发生什么事了。”此时梅素瑶她们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由喃喃地说道。

      特别是梅素瑶,在以前她曾邀李七夜去烂陀寺,登佛国,但是,当时李七夜根本就不在乎,甚至有可能他对佛国是不屑一顾。

      但是,现在突然之间李七夜要登佛国的意愿无比的强烈,非上不可,没有人能动摇他的决心,没有人能阻挡他的步伐。

      在李七夜身边呆那么久的李霜颜她们明白,这一次,她们公子爷绝对是玩真的,在今天,不管是谁,只要有人挡他的脚步,他绝对会杀光所有挡住他脚步的人,他绝对会以最铁血的手段血洗葬佛高原!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八面光明菩萨宣了佛号,似乎他也知道无法改变李七夜的主意,接着,他的身影消失了。

      李七夜看着佛门,冷冷地说道:“今天不打开佛门,我就砸了你们灵山,就砸了你们烂陀寺。”

      李七夜的话说得很平缓,但是冰冷无情,霸气杀伐,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已经足够表明了他的决心。

      “阿弥陀佛——”烂陀寺中响起了群佛长喧佛号的声音,这佛号一响,渡化天地,葬佛高原地所有僧人都伏拜在地上。

      “自寻死路!”李七夜神态一冷,踏步而上,直往佛门,要以强横的姿态登上佛国。

      “我佛慈悲——”在李七夜要强登佛门之时,烂陀寺内乃是佛号冲天,无尽的佛光抛洒向九天十地,一尊尊上佛浮现,每一尊上佛一只佛手压下,结成了万古唯一的佛文“卍”镇压向李七夜。

      “我佛慈悲——”与此同时,整个葬佛高原的所有僧人都伏拜在大地上,顶礼膜拜,佛号浩荡,九天十地都为之失色。

      “滚——”李七夜目光一冷,长啸一声,封天五道门祭出,双手璀璨,瞬间施出了璀璨一击。

      “轰——”的一声巨响,封天五道门砸破了天穹,毁灭了一切,在这瞬间, 封天五道门冲出了五尊亘古生灵,吞日鸟、食月狼、噬星蚁、遮天鹏、锁地鼠!

      五尊亘古生灵踏空而出,天地万物生灵都为之颤抖,只要它们存在,一切的生灵都显得卑微,都显得不足为道。

      五尊亘古生灵踏碎了天空,瞬间化作了五条大道,“轰”的一声巨响,五条大道结合在了一起,化作了一条亘古无上的长廊,这是时光的长廊,万古不灭,可以挡住世间的一切,甚至是时光的侵蚀。

      “砰——”的一声巨响,那所是佛家佛文“卍”能镇压诸天神魔,但是,在这一条长廊之前,一切都止步,一切都不能跨越半步。

      五道永封,这是封天五道门的终极一击,在这样的绝世永封之下,那怕是诸天圣佛亲自出手,也必须止步于此。

      “天灭吗?”感受到了李七夜打出了终极一击,亿万里山河之内的修士强者都不由为之颤抖,有修士不由骇然失色,喃喃地说道。

      “给我开——”此时,李七夜狂吼,在这瞬间,十三命宫跃起,凌驾在苍天之上,十三命宫瞬间形成,

化作了茫茫一片,一个不知道是现在的李七夜还是未来的李七夜踏出茫茫天地。

      真我苍天!此时的李七夜乃是手掌青灯,在他手中,青灯乃是黑火摇拽。

      “嗡——嗡——嗡——”此时,李七夜开了生命之舟、创世之舟、永生之舟,接着“轰”的一声巨响,无穷无尽的血气,无穷无尽的生命力,无穷无尽的创世之力……一切的力量,撑爆了整个葬佛高原。

      在这一切力量之下,那怕是整个葬佛高原,都显得有点渺小。

      “今天,不管是谁挡我的道,都必须死!阿弥陀佛也好,帝释也罢!”李七夜狂吼一声,青灯打开,黑火瞬间滔天倾泻而下。

      “轰——”的一声,当黑火倾泻而下之时,天空被烧毁,万道瞬间灰飞烟灭,在这一刻,不要说你是真神,就算你是诸帝,就算你是仙人,在黑火之中都一样是灰飞烟灭。

      “我佛慈悲——”在黑火焚烧而来的时候,浮现在天空上的一尊尊圣佛欲反击,但是,接着“啊”的惨叫声响起,一尊尊圣佛瞬间是被烧得灰飞烟灭!

      “挡我者死!”李七夜的声音响彻了九天十地,陀山钟在手,璀璨一击再一次轰出,“轰”的一声巨响,终极一击之下,如天灭临世。

      须弥神山!陀山钟的终极一击之下,一座神山横击而出,诸天圣佛为之庇护,没有什么能挡得住它的横击之势。

      “砰——”一声巨响,整个葬佛高原都为之摇晃起来,在这样的终极之下,整个葬佛高原都变得渺小,宛如是惊涛骇浪之下的一叶小舟。

      “喀嚓——”在如此终极一击之下,天空上的佛门那怕是佛国最强的门户,都一样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

      在这一刻,无数的人被镇压得跪拜在地上,大贤也好,神王也罢,在这一刻,都战战兢兢,都感觉自己如蚁蝼一样。

      “这,这,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可逆斩神皇!”所有人都骇然失色,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李七夜以前出手,那只不过是热身而己,随便玩玩。

      “这,这,这太无敌了吧,诸天圣佛都被灭了。”有大贤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不由为之骇然,脸色煞白,跪着爬不起来。

      “那只是法身,烂陀寺的诸位圣佛还没有出关,尽管如此,已经是无敌了,诸位圣佛只怕都受到了重创。”有神王看出端倪,不由骇然,喃喃地说道。

      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    在这一刻,不管你是老一辈神王,还是一代无双天才,都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在李七夜如此的霸气无敌的姿态之下,不管你是谁,都必须给他跪在那里!

      “阿弥陀佛——”此时,烂陀寺的佛门打开,一尊尊圣佛走了出来,当这一尊尊圣佛走出来的时候,整个葬佛高原都冲起了佛光,无数的佛法为他们加持。

      当这一尊尊圣佛出现,葬佛高原响起了一阵阵轰鸣之声,在葬佛高原的亿万僧人比丘为他们颂经,为他们加持,以壮大他们的无上佛法。

      此时,所有强者修士都不由屏住了呼吸,都不由为之战战兢兢,他们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不论是与葬佛高原相比,还是与李七夜相比,一切都变得那么不足为道。

      看到这一尊尊圣佛出关,李七夜也无畏,他只是冷冷地看着诸位圣佛,冷冷地说道:“不要说你们出关,今天就算是阿弥陀佛从棺材里爬出来,就算帝释从亘古永生中走出来,都别挡我的脚步,否则,今天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打碎你们葬佛高原!”

      “我佛慈悲——”一尊尊圣佛长喧佛号,一尊尊圣佛踏出,他们身上的佛光如同一把把天剑一样降下,当一道道的佛光轮转之时,就像是千万把天剑在轮转,单是这一轮轮的佛光都可以绞灭世间的一切。

      佛怒伏魔!这是真正的佛怒,此时,众多的人都不由为之屏住呼吸,大家都知道暴风雨要来了,不管胜负如何,这将会是一场灭世之战。

      甚至,此时有很多人都想逃离葬佛高原,但是,在葬佛高原的力量镇压之下,想逃离葬佛高原,此时却变得十分的困难。

      “很好,来吧,今天我就让世人看一看什么叫做屠佛!”李七夜冷冷地看着一尊尊圣佛,左手青灯,右手道剑,霸道冷厉。

      “善哉,善哉。”就在一战即将爆发的时候,佛国之中的那个佛音再一次响起,这佛音亘古,宛如是千百年难于散去一样,缓缓地说道:“让他上来吧,我与他有缘。”

      “阿弥陀佛,领佛旨。”一尊尊圣佛合什,拜了拜,然后缓缓地退入了烂陀寺之中,随之,佛光消失。

      “佛国的佛主——”见一尊尊圣佛都退下了,这个时候,有人明白开口说话的是何人了。

      此时,李七夜收回了十三命宫,收回了青灯道剑,此时的他,依然看起来是那么的平凡。

      李七夜双目盯着佛门,宛如直通佛国最深处,他神态十分的古怪,这样的神态,让人说不出话来,没有人知道这个神态是意味着什么。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在佛国垂落了一条佛桥,佛桥之下,乃是一朵朵的佛莲盛开,无比的神圣,无比的高洁,单是这样的一条佛桥,就让人心生敬意。

      李七夜神态沉默,什么话都没有说,他踏上了佛桥,接着,佛桥驮着李七夜消失在佛国的深处。

      所有人看着李七夜消失在佛国深处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众多修士强者回过神来之后,都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是要和葬佛高原撕破脸皮吗?”想到刚才的一幕,很多人都不由捏了一把冷汗,一时之间,众多人都纷纷地议论起来。

      事实上,大家议论了很久,都没有什么结果,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李七夜突然会与葬佛高原撕破脸皮,大有你死我活之势。

      事实上,李七夜突然对葬佛高原发难,连李霜颜她们都不知道为什么,她们也搞不懂李七夜为什么突然发飙,她们也不知道问题究竟是出在哪里。

      唯一发呆的就是小泥秋了,小泥秋看着天空上的佛门,过了好久之后,他回过神来,他不由打了一个激灵,喃喃地说道:“难道是她——”?“她,是什么人呢?”听到小泥秋的这句话,李霜颜她们都不由为之好奇,立即看着小泥秋。

      “不知道。”小泥秋立即把脑袋摇得像拔浪鼓一样,说道:“我也不清楚,只是一个故事而己,一个传说而己,没有人见过,反正我是没见过了。”

      “怎么样的故事,怎么样的传说?”此时,连梅素瑶都忍不住追问地说道。

      “嘿,不知道。”小泥秋此时紧闭嘴巴,不愿意去说,虽然他不知道这里面的真相,但是,他知道这里面的事情,李七夜绝对不愿意让别人去提它。

      “真的不知道?”此时,陈宝娇不由是秀目一虎,诸位女子都紧紧地盯着小泥秋,颇有狠揍小泥秋一顿的姿态。

      小泥秋不由为之苦着脸,摇头说道:“姑娘们,就算你们把我卸成八大块也没有用。有些事情是禁忌,永远是不能谈的。就像公子爷,他有他的底线,他有他的逆鳞。这件事,就是他的逆鳞之一,谁敢触及他的逆鳞,那绝对会死得很惨很惨,他绝对会让人生不如死,千万世哀嚎!”

      梅素瑶她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从小泥秋的神态完全可以看得出来,在这件事上小泥秋没有说谎的必要。

      虽然梅素瑶她们很想知道这里面究竟是怎么样的事情,但是,此时,她们也不敢再去追问。

      在佛国深处,一尊圣佛坐在那里,那就是佛主。与世人想象的不一样,世人想象中的佛主,只怕是有万丈之高的佛身,金光闪闪,拥有着普渡众生的神辉。

      但是,眼前的佛主,显得纤瘦,而且还是一个女子。又有谁能想得到,佛国的佛主,竟然是一个女子呢。

      这个女子并不是漂亮得绝世无双,但是她灵透无比,灵透到让人无法用笔墨来形容,如果说,世间有人能成仙,那么,眼前灵透无比的女子那是能成为仙人一样的存在。

      恍然间,似乎她就是那种承天地灵秀的人,世间没有什么比她更灵透了。

      李七夜走近,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女子,一时之间,心里面有着千百万的滋味,他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滋味。

      “我知道,你一直都活着。”李七夜看着眼前这女子很久很久,最终开口说道。

      “我也知道,你一直在找我。”女子看着李七夜,不沾烟火,踏出红尘,远离尘嚣。虽然她没披佛衣,没点戒疤,但是,她却是真正的佛,只要心已成佛,皮囊是什么,那已经显得微不足道了。

      “我认识的素儿一直都是一个坚强的女子。”李七夜看着眼前已不染红尘,成就了真佛的女子,不由缓缓地说道。

      “世俗皆去,都已成烟。”眼前的女子缓缓地说道。

      “我有点不明白,今天你是佛国的佛主也好,你是当年的浅素云也罢。”李七夜看着眼前的女子,不由说道:“我想不透你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一条路,这不像是我认识的你,那个逆命的素?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25岁,一个对于自己来说并不陌生的数字,25岁了,有的人已经有所成就了,有的人却在迷茫当中,而我就是那个在迷茫的人。2020年,我打算去为梦想博一次,我想去参加省考考试,我知道可能自己考不上,但是我不想让其留为遗憾。 有时候感受到压力是真的很大,啥 [详细]

  • 微信朋友圈晒美食的说说句子

    微信朋友圈晒美食的说说句子

    一、特别好吃的海螺!肉质很紧韧润,鲜美!二、我拿起勺子试了一口汤,真是鲜美极了。酸汤鱼,真是棒极了!重要的是那一大盆奶白色的汤,鲜鲜的,酸酸的,浓浓的,漂着几片西红柿片,姜片葱段浮浮沉沉,一条刚刚宰杀 [详细]

  • 绝世唐门 小说

    绝世唐门 小说

    绝世唐门小说,绝世唐门小说文章推荐,绝世唐门小说在线阅读!时间抢步上前的魔魈挥拳直捣面前岩壁,“砰!噼里啪啦!”转瞬工夫,就像关横说的那样,岩层应声崩塌,后面的一条隐秘通路顿时呈现在大家面前。“呜呜呜!”说时迟,那时快,尖鸣的兽魂一头扎了进 [详细]

  • 神秘老公不离婚

    神秘老公不离婚

    神秘老公不离婚,神秘老公不离婚文章推荐,神秘老公不离婚在线阅读!》,我就实话告诉尔等,东西就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收藏着,那里有铁门铁箱,至于能把它们开启的钥匙嘛……”突然间,关横打了一个呼哨,“噌噌噌——”从远处山间峭壁中,倏忽窜出一条矫健身影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