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短文

h小说txt下载_h小说txt下载文章阅读

  h小说txt下载_h小说txt下载文章阅读!那檎獯蟾啪褪潜ㄓΠ伞?br/>

      只是,还没有完成老爹的期望,还没有和老妈相认,还没有看到自己的孩子出世,还没有给那么多深爱自己的女人一个交代,就这样离开人世实在是不甘啊!

      可再不甘又如何,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自然不会去轻易反悔,对不起老爹,对不起老妈,对不起姐,对不起……

      “咔!”

      丁宁只觉喉咙一疼,凤翩舞的手掌在他的咽喉划出一道血口,但却只是划破了他的皮肤。

      茫然的睁开眼睛看去,只见凤翩舞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冷声道:“我恨你,但我也爱你,我下不了手,这一下就当是替我弟弟报仇了,从此以后我们两互不相欠!”

      说完,还不等丁宁说话,就决绝的转身离去,在丁宁看不见的角落,两滴晶莹的泪珠儿顺着脸颊滑落,那一袭单薄的身影在这苍茫的大森林中显得是如此凄凉而萧索。

      “小舞……”

      丁宁伸出手想要喊她留下,可最终却只能颓然的放下手闭上了嘴巴,杀弟之仇,是横亘在他们之间永远无法弥补的裂隙,也是永远无法逾越的天堑!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那就这样吧,小舞,愿你一生安好!

      丁宁目光复杂的看着凤翩舞决绝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视线里,心里全是苦涩,但他知道,这世上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不可能事事尽如人意,能和凤翩舞就这样化解这份恩仇也算是不错的结局了。

      怔怔的站在原地良久,直到天色微亮,林间升腾起晨雾,丁宁才转身进入大阵。

      九天玄女和素素看出他心情不佳,很明智的没有搭理他。

      丁宁径直进了房间,见夜独行还在酣睡,睡梦中还带着甜美的微笑,身子重的女人总是嗜睡的。

      丁宁目光宠溺的帮她捋顺因为酣睡而凌乱的额前刘海,转身进入一个给自己预留的房间布下隔绝禁制,开始搭建传送阵。

      太古传送阵的原理并不复杂,但却需要足够的阵道水平和启动传动阵的空间能量以及对精准度的要求苛刻到近乎变态的程度才能搭建出来。

      这对丁宁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唯一的难题就是空间能量了,毕竟他没有空间灵晶,只是,自从他吞噬了九天玄女的空间神力后,这个最大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虽然这种空间神力他目前因为境界过低还无法使用,但将其当做能量灌注到传送阵中还是能够做到的。

      两个小时后,丁宁在失败了N次后终于铭刻成功,看着闪烁着阵阵空间波动的六芒星阵,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    从现在起,无论他在哪里,只要他搭建出新的传送阵并输入这里的坐标,须臾之间就能传送到这里,以后只要有时间他就能随时来看望夜独行了。

      十二月十五日,丁宁以龙腾集团最大股东的身份与缅国总统进行了投资意向会谈,经过一份唇枪舌剑,初步议定以每亩两千元的价格征用缅国十二万亩的荒地五十年作为草药种植基地,预计总投资不下于十个亿,并为缅国政府解决至少五千人的就业问题。

      荒地对缅国政府来说多的是,扔在那里毫无价值,租出去五十年就能换回两亿四千万的经费,还能为缅国解决五千人的就业难题,这对他们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当然,缅国商务谈判高层也十分阴险,他们没有告诉丁宁的是,龙腾集团规划的其中一个基地可是属于掸邦军的地头。

      在他们看来,龙腾集团就是个大傻子,连缅国的势力范围划分还没有弄清楚就一头扎进来投资,这让他们看到了一直待宰的大肥羊,已经磨刀霍霍,准备在这头大肥羊身上狠狠的咬上一口了。

      可很快,丁宁就用行动让这些暗中嘲笑并蠢蠢欲动的家伙们噤若寒蝉,再也不敢生出什么非分之想了。

      当夜,缅国东枝以北的南兰、板法、孟盖和赖卡等掸邦军所控制的地区炮火连天,战斗只持续了短短不到两个小时,掸邦军就全线溃败,以往他们无往而不利的打不过就钻进山林的策略这次也没有起到丝毫作用,让缅国政府十分头疼的掸邦军首领甘约蒙在逃进山林后被生擒活捉,掸邦军彻底瓦解。

      这一战,掸邦军共计死伤一千二百三十七人,被俘两千余人,而丁宁手下的五百名战士无一人死亡,只有百余名战士受伤,但在丁宁这个小神医的及时治疗下,达到了可怕的零伤亡。

      战果一出,整个缅国都为之震惊,缅国总统连夜召开紧急联盟议会,表现出极大的担忧,认为缅国政府很有可能是引狼入室,任谁哪个国家有着这么一个强力的外来势力,心中也会不安。

      国防军总司令敏莱昂再加上得到丁宁授意的狂鲨这段时间收买了不少政府高层,立刻发表反对言论,认为龙腾集团在缅国投资,必定要有着属于自己的私人武装以保证自己的利益不受侵犯,他们是图财,而不是想要颠覆缅国的政权,总统阁下实在是过于杞人忧天了。

      缅国总统见联盟议会的议员过了半数都支持羑小说txt下载_h小说txt下载文章阅读!腾集团,只能深深的叹了口气,忧心忡忡的结束了这次会议,不得不按照签订的合约履行。

      好在丁宁是真的对缅国政权没有任何野心,他只想多拿点便宜的地把草药种植基地尽快建立起来罢了,当然,若是缅国总统真的那么不识相,他也不介意暗中操作,换个人来当这个总统。

      十二月十六日,丁宁留下自告奋勇的刀子和山豹驻扎在缅国,负责与民国政府交涉,同时暗中操控着巨鲨帮,紧盯着其他三大帮派的动向,返回神州。

      打了一场硬战的五百名战士也暂时留在缅国,继续他们的大练兵,三个月后,留守青云帮的五百名战士将过来接替他们进行血与火的洗礼,这将成为

青云安保的一个长效机制。

      不经历战争与血腥的战士永远无法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战士,战乱国家才是青云安保最好的练兵地点,下一步,夏侯将安排这些战士们化整为零,以各种身份出境去中东、非洲等战乱地区,进行下一轮更残酷的筛选和磨炼!

      十二月十七日一早,丁宁神清气爽的从丁牵猎的房间里出来享受着落雪所做的早餐,小别胜新婚,昨晚他可是把丁牵猎折腾惨了,不得不半夜摸到落雪的房间里又胡作非为了一番才彻底的释放出这段时间以来的压抑。

      落雪现在已经是一副女强人的打扮,吃过早饭后就急匆匆的跟丁宁道别往餐厅赶,让丁宁哭笑不得,他还真不指望落雪挣那么点钱,但她喜欢那也只能随她了。

      丁宁现在也很忙,离开了那么长时间,学校是要去一趟的;白青还安排了专人在宁海等着给他办过户手续;十七局这段时间也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肯定是要过去一趟的;还有杜市长那边的案子,到底进展的怎么样了,他也要关心一下吧;最重要是那么多女朋友,每一个都得去见一面打个招呼吧,就算不交公粮,也要见个面加深下感情是不是?

      但他现在打算把这一切都往后排,人命关天啊,现代集团这个大金主都等了他半个多月了,他再不露面,这笔横财可就要飞了,因为郑民哲撑不到明天了。

      所以他就连自己的头号粉丝雨过天晴通过企鹅号要和自己见面的约会都推到了明天,先把钱挣到手再说。

      吃过早餐,丁宁就悠闲自得的泡了杯茶,慢条斯理的边看报纸边喝茶,他相信,自己回来的消息现代集团会第一时间知道的,他们肯定比自己急,只要稳坐钓鱼台就行了。

      “少爷,现代集团的人来了!”

      张伯微微躬身说道,他还是严肃到近乎于苛刻的那一套礼仪哲学,穿着一身黑色燕尾服,扎着领结,上衣口袋里塞着一块雪白的手帕,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不是管家而是一个要去参加一个盛大酒会的上流社会人士呢。

      “让他们进来吧!”

      丁宁不紧不慢的看着报纸,头也不抬的说道。

      没想到柳叶刀的效率这么高,米豆口服液还没有上市,柳叶刀就刊登发表了他的论文,在国际医学界掀起了滔天骇浪,无数医学家们站出来发表自己的评论。

      怀疑者有之,相信者有之,鄙夷者有之,冷嘲热讽者有之,欢欣鼓舞者有之,评判者有之……

      总之,即便质疑的占了大多数,但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米豆口服液还没上市就已经火了。

      对此,丁宁一笑置之,管你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评价,反正声望值是杠杠的暴涨,已经达到了他现阶段想要的效果。

      至于那些质疑的声音,大多都是西方国家在背后推动的,可那又怎么样呢?米豆口服液的名声已经传出去了,等正式投产上市后,事实自然会给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相信到时候他们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吧。

      “丁医生,你好!”

      丁宁正嘴角微翘,看着某报纸上正对他进行抨击的言论时,一个操着生硬的神州语的男子声音响起。

      丁宁抬头看去,只见张伯带进来两男一女,说话的男子有四五十岁的样子,衣冠楚楚,身材矮胖,脸上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眉宇间散发着淡淡的威严,半躬着身向他问好,看起来极为谦逊有理的模样,只是镜片后那审视的目光让他感觉很不爽。

      另外一个男子二十多岁的样子,个头大概在一米八左右,长相很出众,宽肩膀,大长腿,刀条脸,单眼皮,嘴角噙着一抹阳光般温暖的笑容,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完全符合高丽国的欧巴形象。

      可两个各有特色的男人都未能吸引丁宁的视线,他的所有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那个女人身上。

      女人脸上不光戴着宽大的太阳眼镜,脸上还蒙着一副黑色的口罩,如云般的秀发披散着,把她的整个面部都遮挡的严严实实,可却依然无法掩饰她的绝代风华,仿佛她天生就是站在聚光灯下万众瞩目的焦点。

      女子大约身高一米七左右,身穿一件米白色的短款风衣,风衣没有系扣子,露出里面的白色毛衣,高耸的胸部无时无刻不在激发着男性的荷尔蒙急剧升高。

      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的皮裤,脚上蹬着一双驼色的马丁靴,愈发映衬的她双腿的修长和纤细。

      胳膊上斜挎着一个价值不菲的LV限量版包包,这一身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打扮足可见她是个名门闺秀。

      如果说她的身材丁宁能给打九十七分的话,那再加上她的气质丁宁不得不给她打满分,那是一种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复杂气质。

      优雅里带着自卑,高贵里带着怯懦,端庄里带着楚楚可怜,神秘里带着一丝紧张,让丁宁竟然生出把想要狠狠蹂躏她的冲动。

      无须介绍,丁宁就知道这个充满着谜一样的女人,必然就是三星集团的掌门千金,郑民哲却避如蛇蝎的那位未婚妻李恩熙了。

      真是暴殄天物啊,这样的极品尤物那个郑民哲竟然会嫌弃,真是个天字号的大傻逼!

      虽然隔着太阳眼镜,但丁宁也能察觉李恩熙也正在偷偷的打量着他,似乎,对他极为好奇和亲近,这种感觉让丁宁觉得很诧异,貌似他从来没有见过李恩熙,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一定是错觉。

      中年男子见丁宁半天没有理他,反而盯着李恩熙在不停的打量,眼睛微微一眯,露出不快之色,伸出手用半生不熟的神州语自我介绍道:“丁医生,你好,我是现代集团神州地区的销售总管姜尚!”

      “请坐吧,姜总管!”

      丁宁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心里暗自好笑,一个高丽棒子竟然敢起名姜尚,真当自己是姜子牙啊!

      众人分宾主落座后,张伯得到丁宁的示意,让人泡了几杯灵翠茶端了上来,那沁人的芳香让三人都为之精神一振,姜尚满脸陶醉

的抿了一口,伸出大拇指赞道:“好茶,真是好茶!”

      “姜总管过奖了!”

      丁宁淡然一笑,要不是准备狠狠的宰你们一刀,老子怎么可能会舍得给你们喝贡茶,话题一转道:“姜主管不给我介绍下这两位吗?”

      “你好,我是韩太珠,现代集团的医疗顾问!”

      花样美男主动的伸出手来和丁宁握了握,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nh小说txt下载_h小说txt下载文章阅读!bsp; “我是李恩熙!”

      李恩熙没有品茶,连口罩都没有取下来,只是轻声的说了一句,极其端正的坐姿和她怯生生的样子就跟受惊的小鹿似的让人心生怜惜。

      ?    丁宁微微颔首以示礼貌,看向眼底流露出傲气的姜尚淡然道:“或许你们现在应该称之为现代汽车公司而不是现代集团吧!”

      为了郑民哲这个大金主,丁宁可是特意下足了功课,知道现代集团自从创始人郑老先生过世后就一分为三,分为现代重工、现代集团和现代汽车公司。

      而郑民哲的爷爷就是现代汽车公司的董事长,父亲郑开宣是副董事长,即将接任董事长职务。

      经过调查,郑开宣有一子一女,郑民哲是其唯一的儿子,这让他对接下来的敲诈又有了很大的信心。

      姜尚脸上露出一抹不自然之色,也收起了眼底的傲气,丁宁的这句话算是戳中了他的敏感点。

      现代汽车公司虽然是个庞然大物,但最近的境况可不怎么好,用神州话来说,就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但奈何现代集团一分为三后,哪里还有什么亲情可言,各自为战又彼此倾轧,都是不遗余力的拼命打击对方。

      现代汽车公司现在的日子很不好过,最近连负责米国地区销售的执行长都辞职了,在神州的销售也是惨遭滑铁卢,业绩下滑的惨不忍睹。

      高丽本土的销售主管和神州销售主管全都被撤职,他是临危受命来神州接任销售总管职位的,之前图谋龙腾集团的无冰制冷技术,他也是策划者之一。

      做足了功课的他如何能不知道龙腾集团的商业女神和丁宁之间的关系?若是有可能,他一辈子都不想和丁宁打任何交道。

      可人算不如天算,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郑民哲会突发怪病,这让他感到压力山大,看遍了所有的名医也无人能找到病因,这才不得不厚着脸皮来向丁宁求助。

      “姜总管,不知道你们光临寒舍究竟为了何事?”

      丁宁明知故问道,让姜尚恨的牙直咬,他才不信郑民哲会无缘无故的犯病呢,这其中必然和丁宁脱不了关系。

      但此刻人为刀蛆,我为鱼肉,姜尚也不得收起内心的情绪,很诚恳的道:“我们集团的少董郑民哲公子突发怪病,听闻丁医生医术惊人,所以我想劳驾丁医生去帮郑公子看一看!”

      “啊,郑公子真的病了啊?我上次还说看他脸色不对,似有隐疾在身,可惜他和我之间有些误会,说什么也不愿意让我帮他看病,没想到他真的犯病了啊,哎,真是人有祸兮旦福啊!”

      丁宁装模作样的感慨道,让姜尚的嘴角一个劲儿的抽搐着,恨不得把这厮的可恶嘴脸一巴掌给扇到墙上扣都扣不下来。。

      韩太珠嘴角依然噙着如沐春风般的微笑,饶有兴致的看着丁宁,他自问医术不凡,在高丽也是医学界年轻一代的标志性人物,否则也不会拥有着诸多头衔,除了担任现代汽车公司的医疗顾问外,还是三星集团的医疗顾问。

      可即便骄傲如他也无法找到郑民哲的病因,这让他愈发对丁宁能否治好郑民哲感兴趣了。

      小神医之名他早有耳闻,却始终嗤之以鼻,奈何李恩熙对丁宁有着谜一般的信任,让他深感无奈。

      他和李恩熙是发小,自然知道她脸上的胎记是她最大的痛,只可惜他想尽办法也束手无策,这次来神州遇到郑民哲发病只是适逢其会罢了。

      其实他是陪着李恩熙来找丁宁的,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看看他是不是真有传言中那

      么神奇能够除去李恩熙脸上的胎记,内心未尝没有存在着比较的心思。

      “郑少董的病请了无数名医诊治,但却无人能够找出病因,早就听闻丁医生医术高明,所以我们想麻烦丁医生出诊,为我家少董诊治一番。”

      姜尚有求于人,彻底放下了骨子里的傲慢与偏见,谦卑的邀请道。

      丁宁眉头一皱,心中大感不解,按照他所了解的情况,这郑民哲若是不出意外,将来必定是现代汽车公司的继承人,身份这么关键的一个人,怎么会在发病后,连家人都没有出面,只是让一个神州国的营销总管出面来邀请自己呢?

      见丁宁沉吟不语,姜尚还以为丁宁是在担心诊金的问题,连忙补充道:“放心,诊金方面我们是不会亏待丁医生的。”

      “噢,不会亏待我?”

      丁宁嘴角噙着一抹意味难明的笑意,端起茶杯慢条斯理的抿了口茶:“我这个人喜欢先小人后君子,把什么丑话都说在前头,不知道姜总管能出多少诊金啊?”

      姜尚嘴角露出一抹矜持的笑容,傲然伸出五根手指:“只要丁医生能够妙手回春,我们愿意出五百万!”

      “噗!”

      丁宁张嘴喷了姜尚一头一脸的茶,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你说什么?五百万?”

      姜尚满脸的茶水,额头上还耷拉着一片茶叶,样子看起来极为狼狈而滑稽,可此刻他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云淡风轻的擦了擦脸上的茶水,骨子里着一股浓浓的优越感傲然道:“不错,五百万,想必这个价格足以彰显我们的诚意了。”

   &nbs

p;  心里却在暗自鄙夷,什么小神医,也不过是个土包子罢了,区区五百万就能让他吃惊成这副模样,哼,神州国的人果然个个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家伙,亏了夫人还说要不惜一切代价请他出手呢,五百万就足够打发他的了,这下子为夫人省了这么多钱,必然会得到夫人的夸奖,以后在公司里前途无限啊。

      陷入YY的姜尚用隐晦的讥诮目光瞥了眼丁宁,正等着丁宁感恩戴德的屁颠屁颠的跟自己去看病时,却不料丁宁脸色一沉,淡然的说道:“既然郑公子的性命在你眼里只值五百万,那姜主管就另请高明吧!”

      “你说什么?”

      姜尚愕然张大了嘴巴,大脑一阵懵圈,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耳朵里长驴毛了吗?好话不说第二遍,张伯,送客!”

      丁宁毫不客气的端起茶杯送客!

      张伯跟幽灵似的出现在客厅里,极为有风度的微微躬身,做了个请的姿势:“各位,请!”

      “等等,你是没把握治好民哲,才故意不愿意出诊吧?”

      韩太珠瞳孔微缩,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丁宁,眼底带着不屑的挑衅之色。

      丁宁漠然的看了他一眼,淡然的道:“你太幼稚了,激将法对我没用。”

      “丁医生,医者仁心,我本以为小神医是个医德高尚的人,没想到竟然是个如此拜金虚伪,没有任何医德的医者,亏了我……我……哼!太珠,我们走。”

      韩太珠被丁宁看穿了心思,顿时老脸涨得通红,张口结舌的无言以对,倒是李恩熙带着浓浓的鄙夷霍然出声道,站起身来径直向外走去,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失望和痛心。

      韩太珠叹了

      口气,目光复杂的看了丁宁一眼,站起身来随着李恩熙向外走去,只留下满脸尴尬的姜尚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李恩熙可以一气之下拂袖而去,可他不行啊,丁宁已经是郑民哲最后的希望,夫人已经吩咐过,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一定要请丁宁出手,可他却自作聪明的毁了这一切,回去后该怎么跟夫人交代。

      丁宁慢悠悠的品了口茶,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淡然的道:“慢走,不送,不过我要提醒你们,郑公子的病我早就发现了,当时我开出百亿的诊金主动要为他治疗,可他不相信自己有病坚决不同意,我当时就说过,等他发病时再救就麻烦大了,到时候要耗费极其珍贵的药材,没有三百亿我是不会出手的!”

      抬手看了看手表上的日历,悠然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现在应该已经病入膏肓了,最多能撑到今天晚上十二点,到时候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

      听着丁宁不缓不慢的声音,李恩熙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陷入了思索当中,可见她对这个未婚夫还是极为重视的。

      姜尚额头上的冷汗唰的一下就下来了,如果郑民哲真的活不过今晚,那他就完蛋了,必定要首当其冲的承受夫人的怒火。

      但三百亿诊金这个价格实在是太高了,他根本没有资格做主,当即站起身来深深的鞠了一躬努力争取道:“丁医生,有句神州话说的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是医生,医者仁心,三百亿实在是太贵了,您看,能不能少一点!”

      “三百亿很贵吗?”

      丁宁翘起二郎腿,眯起眼睛紧盯着姜尚,语气里却充满着冰寒刺骨的冷意:“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这是您的家啊?”

      姜尚满脸不解的说道,就连李恩熙也被吸引了注意力,转过身来莫名其妙的看着丁宁,想要看看他要如何巧舌如簧的解释索要三百亿高额诊金的原因。

      “张伯,你告诉他,这里是哪里!”

      丁宁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淡淡的说道。

      “这里是大小姐的家,我家大小姐是龙腾集团的董事长,也是我家少爷的姐姐!”

      张伯早就知道现代集团不择手段想要夺取无冰制冷技术的事情,闻言腰杆挺的笔直,满脸骄傲的说道。

      姜尚额头上的冷汗如同瀑布般再次滴落,心里暗自叫苦,他心里始终抱着万一的侥幸,认为丁宁不一定知道打压龙腾集团的幕后推手是郑民哲,这才厚着脸皮上门来请丁宁,希望能够糊弄过去,没想到人家早就心知肚明,在这里等着他呢。

      姜尚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李恩熙和韩太珠却是一头雾水,不明所以,只是看着姜尚那不自然的样子,心知其中必定有着其他原因,索性冷眼旁观,等着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丁宁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弧度,眸中如电的紧盯着姜尚:“那么姜总管,你现在还觉得我要三百亿的诊金贵吗?”

      姜尚大汗淋漓,取出手帕不停的擦着额头上的汗,脸上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为难的道:“这个我做不了住,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全包紧身衣小说图片,全包紧身衣小

    全包紧身衣小说图片,全包紧身衣小说在线阅读

    全包紧身衣小说图片,全包紧身衣小说在线阅读,下面跟小编一起来看一看吧!坏惆桑?br/>一个是翰国第一美女的金允儿,一个是国民女神的歌星李诺彤,这等艳福,姚浩南都是羡慕的很。更重要的陆轩还能在她们两个之间如鱼得水,实在让姚浩南佩服的不行,这世上之人 [详细]

  • 来吧宝贝快点宝贝加油宝贝

    来吧宝贝快点宝贝加油宝贝

    来吧宝贝快点宝贝加油宝贝,「先生,您吐血了? [详细]

  • 女人自慰全过程(有声),真人性23式

    女人自慰全过程(有声),真人性23式(动)图

    女人自慰全过程(有声),真人性23式(动)图,女人的眼泪顿时又掉了下来,之前有御医就曾经说过,儿子需要长期服用麝参丸,麝就是麝香,还是要新鲜的野生麝香效果才最好,就是那野生的香樟子活着抓来,取出麝香不要任何加工,要在半个时辰之内立马入药才行,所以 [详细]

  • 重生之俗人一枚

    重生之俗人一枚

    重生之俗人一枚,重生之俗人一枚文章推荐,重生之俗人一枚在线阅读!;说实话,要不是关横身上的法宝够多,手段多端,对上那帮家伙也是输少赢多!于是关横微微一笑:“好,既然说到这个份上,哥们帮你还不成吗?说说计划吧!”而托尼看似早有准备,在关横一口答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