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短文

嗯夹得太紧了棒

  嗯夹得太紧了棒,嗯夹得太紧了棒文章推荐,嗯夹得太紧了棒在线阅读!bsp;   听到那女人的声音,跳下虎背的关横顿时失声叫道:“碧姬?你摘下蒙面巾之后,我都认不出来你了。”

      这个女人,正是过去毒龙谷部落族长童江海的侍妾——碧姬,她之前被关横所救,这才侥幸得了一条活命。恰在此时,突然有个粗豪的声音响起:“妻呀,是谁在门外?”

      话音未落之时,早就有一人推门走了出来,关横立刻笑着说道:“娄暴,好久不见了,如今你可是悠闲自在呀。”

      “关、关横?”娄暴此时看到昔时打败过自己、又救过自己的关横,突然觉得有些尴尬,而后老脸一红问道:“你怎么会来到白楠部落的?”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我昨天在千霞山遇到了你那结拜兄弟朱鸿,而且还打发了一批杀手,救了他的妹夫林升。”进门坐定之后,关横就简单地把铁枫部落企图攻打白楠部落的事情说了一遍。

    &nb

sp; “啪!”听了这些话,娄暴气得一拍大腿:“铁枫部落这群杂碎,我早就知道他们不是好东西,该死的……”

      “咳咳,当家的,别这么容易动气嘛。”碧姬此时有些慵懒的倚在床前嗔怪道:“小心惊到了咱的娃,你看……”碧姬说到这里,还轻轻拍了拍微微隆起的小腹:“他又在踢我了。”

      “哎呀,对不起,我真该死,儿子别怪老爹哎。”娄暴这个时候满脸紧张的说道:“碧姬,这样吧,你赶紧收拾一下,去我姐姐在后山的小屋躲一阵,免得遇到危险,我要带着关横去通知族长了。”

      “嘁,我才不怕呢。”碧姬吃吃笑道:“人家关小弟比你可靠多了,有他在,还愁打发不了铁枫部落那群人吗?别忘了,毒龙谷部族也是拜他所赐才会覆灭的。”

      闻听此言,关横故作不高兴的样子开言道嗯夹得太紧了棒骸拔宜当碳┳樱阏饣八档模秃孟裎夜睾崾窃中撬频模叩侥睦铮睦锞鸵甑埃浚?br/>

      “呵呵呵,关兄弟别在意,我的是说,你是坏人的灾星、好人的福星才对,不说了,你们赶紧去找族长吧,我去姐姐那里了。”

      碧姬说着便扭身而去,关横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又瞥了一眼老脸微红的娄暴,随即调侃道:“老兄可真行啊,这才多久,就让嫂子有了……嘿嘿……”

      “咳咳,别废话了好不好?真是的,被你拿这种事取笑,我可是一点也不高兴。”

      娄暴想起当初自己与关横初次见面,双方恶战之时,关横的实力便已经不容忽视,如今虽然没进入红气境界,可是自己却愈发看不透对方的底蕴,他不禁感慨道:“人比人得死,你……大概有变强了吧?”

      “哈哈,稍微强了一点点而已,可还是没达到红气不是吗?”关横微笑回答着,几个人已经走到石脆山前面的白楠村寨附近了。

      而后,关横问起他为何没住在寨子里,娄暴回答说道:“如今我几番出生入死,早就把什么都看淡了,于是便和碧姬隐居在后山,不想处理俗事,一个长老的名号,也不过是虚职而已。”

      

          与此同时,白楠村寨里面,族长封蓬的房间。

      如今的封蓬可是有些焦头烂额了,因为那只贪蜜虻獴的屡次捣乱,部落仓库中的蜂蜜遗失了不少,封蓬好不容易让人又凑了十桶,还派专人在库房周围昼夜巡逻监视,这才让偷蜜妖兽不敢轻易再来。

      封蓬只盼着为期三天的“彩花之会”赶紧结束,自己好想办法去对付那只贪蜜虻獴。

      可是手下人在筹备盛会的时候,却来报告说,今年向石脆山周围那些大小部落发出参加请柬之后,大家都没有回音和动静,也没派专人前来送信,这让封蓬心中不禁疑窦丛生,却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就在这时,有个族民来报告:“族长,铁枫部落的人来了,是铁朗族长带了一百多个从人要求入寨参加彩花之会。”

      “什么?铁枫部落来人了?”封蓬顿时有些疑惑的暗忖:“所有的部落我都发了请柬,唯独没邀请他们,因为这些人平常横行霸道,经常无缘无故屠灭欺压小族,可是这群家伙,为什么不请自来了呢?”

      “嗯……有古怪!”封蓬能被选为族长,自然不是个笨蛋,他立刻就嗅到了这其中的危险讯息。

      “去,传我的命令,没有我的吩咐不得让对方入寨……”封蓬这句话刚说了一半,耳中就听见门外一阵喧哗吵闹,因为在这个时候,白楠村寨的门口已经乱套了。

      原来之前仅仅有两、三个小部族的人带着礼物来参加彩花之会,他们的服饰和请柬倒是都很好辨认,早就在今天早上被迎进了白楠部落。

      可是这回白楠部落算是引狼入室了,因为那些人全都是铁枫部落找来的杀手,他们在半路截杀小部族使者,抢夺服饰、礼物之后混进寨子里做内应,就在族民向封蓬通报的同时,混进来的杀手已经劈翻了守住大门的人,把铁枫部落的队伍放了进来。

      “一个不留,全部给我杀——”率先冲进寨子的铁朗头戴古铜兽面,势如疯虎的嚎叫道:“今天我要让白楠部落从此消失!!”

    &nbs嗯夹得太紧了棒sp; “冲啊——杀尽白楠部族的人,这里的财货女人,有多少抢多少!”红了眼睛的杀手们拎着兵刃扑向手无寸铁的白楠族民,寒光霍霍迭闪不断,不少人都哀嚎倒地。

      这就是铁朗的残忍恶毒之处,要知道,他们的铁枫部落有不少和白楠村寨通婚的族民,这家伙生怕姻亲之间互通消息走漏风声,于是找的都是外来杀手。

      这些杀手多半是招揽来的恶寇、山贼,只认报酬

,宰起人来就像砍菜切瓜,哪怕面前是铁枫部落的人,也是照杀不误,实在是残忍无比。

      铁朗的心思很简单,以极度血腥的手段灭了白楠村寨之后,劫掠一番,烧尽房屋,这里就是一片白地了,祸根一个不留。

      可是,令铁朗感到意外的是,白楠村寨里面的人在经过短暂慌乱和极少伤亡之后,都迅速缩身躲进自己屋里把大门紧闭,街面上登时没了人迹,原来白楠部落的人也不是傻子,都有一套应付外敌突袭的方法。

      “哼,别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脱性命,来人,用火烧了这些屋子,我要让这些家伙变成烤肉……”丧心病狂的铁朗刚刚发出命令,就有一人在远处断喝道:“铁朗,你这个疯子,到底为何攻打我白楠部落?”

      来人正是白楠族长封蓬,他此时疾奔而至,身后还跟着几十号健壮的汉子,每人都有暗青、淡红境界,都是这个部落最棒的战士。

      “哈哈哈,你问我为什么攻打白楠部落?”铁朗此时发出狂笑叫嚣道:“在这个世界,‘狼吃羊’是很平常的道理,所以我才要灭了你们白楠部落,明白了吗?”

      “好啊,你们这些恶贼,一向用武力屠灭、欺压小族,今天竟然惹到我们白楠部落的头上,真是胆大包天!”

      封蓬知道和这种狼子野心的恶毒畜生没什么废话好讲,于是朗声说道:“你要战,那便战吧!我白楠村寨绝不怕你们铁枫部落!”

      “哈哈哈,别把大话说满了,不要以为我只带着这几百人来。”铁朗此时冷恻恻的诡笑道:“这石脆山下还有千人队伍,就是等着把你白楠部落的人一个个敲碎骨头,斩——尽——杀——绝!”

      说到这里,铁朗陡忽高喊道:“立刻发讯号,命令所有的人全面总攻白楠部落,杀杀杀——”

      听了铁朗的吩咐,立刻有黑衣杀手吹起掌中的牛角:“嘟——呜呜呜呜——”

      倏忽间,就听到白楠村寨周围杀声四起:“冲啊——杀尽白楠族民、一个不留!”

      “岂有此理,铁朗,你竟然狠毒至此……”

      封蓬此时满嘴苦涩,他的寨子里青壮战士不足三百人,其余的都进山狩猎或是去了百里之外采买物品,对方分明是提前得到了讯息,趁着寨内空虚这才来兴兵来战,看来铁朗为了这次剿灭白楠村寨的行动,已经筹划多时了。

      “族长,他们人多!!”此时有个长老叫道:“要不然我们撤……”

      “不行,咱们要是胆怯撤退了,整个寨子的老幼妇孺就等于掉进了狼嘴里,万万不能这么做。”封蓬断然拒绝了长老的建议,立刻振臂高呼道:“保护家园的时候到了,儿郎们,跟这帮铁枫部落的畜生拼了吧!”

      “族长说得对,要是现在怂了,老婆孩子家园一样都保不住,拼吧!!”热血霎时间充溢心中,白楠村寨的汉子们立刻狂吼着冲向铁枫杀手,双方顿时“乒乓、当啷”混战起来。

      “哈哈哈,封蓬,休要垂死挣扎了,乖乖投降吧。”铁朗身形如鬼魅,拎着一对精铜双刃直取对手,两道寒光“唰”的一声力劈对方面门。

      “畜生休得猖狂!”封蓬生得人高马大,一身爆棚肌肉瞬间隆起爆发深红气息,呼的挟裹掌中双股叉挟风狂搠对方:“老子先宰了你。”

      “砰砰砰!当当当!”二人俱都是本族第一红气强者,战力卓绝之辈,登时打得昏天黑地。

      此时此刻,数道身影才急匆匆的从寨子后门跑了进来。见到混战情景,娄暴一晃掌中铜锤,嘶声大叫道:“糟了,还是回来晚了一步,我去杀敌!”

      

          “我也……”反手攥住兽骨奇刃的握柄,若桃刚要跟上去,关横突然拍了她肩膀一下并低声说道:“竹篓又在闪光了,而且愈来越强烈,咱们还是去找卿凰的残魂吧。”

      “可是……”若桃稍微一犹豫,又问道:“公子,你不去帮娄暴合适吗?”

      “笨蛋,又不是只有咱们两个能帮到娄暴。”关横笑骂道:“让吞鬼虎和四只狌狌伥鬼这五个红气强者去帮他不就行了吗?咱们带着大伥鬼和巨蜂就行了。”

      “对对,我的脑子一直没转过来。”此时此刻,若桃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关横则是赶紧唤出四只狌狌伥鬼,并且对娄暴说道:“老兄,这四个鬼物和吞鬼虎都听你调遣,我和若桃有事要办,一会再过去帮你。”

      娄暴急着去给封蓬他们解围,也没来得及问关横究竟想做什么,但是四只狌狌伥鬼和吞鬼虎可是货真价实的红气强者,他叫道:“好,我去啦——”

      说时迟,那时快,娄暴抡动自己的铜锤疾扑十余丈,凄偶械锰袅税艟着一股强横冲劲,登时把面前几个嚎叫冲过来的铁枫部落杀手打得骨断筋折昂首飙血,而关横和若桃则是向山寨北边疾奔而去。

      “一直向北走,刚才我发现你背着竹篓只要往那边移动,光芒就会愈发强烈,北面肯定能找到残魂的踪迹。”

      听了关横的话吗,若桃立刻说道:“我们之前问过朱鸿和朱申,村寨的北边好像就是收藏蜂蜜的仓库,难道说……”

      “嗯,身上有残魂的,十有八、九就是那只最近大闹白楠部落村寨的贪蜜虻獴。”

      关横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和若桃已经疾行掠到了一座巨大的仓房外面,此时此刻,白楠村寨里所有的人都不在库房附近,老幼妇孺全去避难,强壮年汉子去抵御铁枫部落杀手的进攻,所以,周围都是寂静无声。

      倏忽间,库房里突然传出了一声“咣当”巨响,关横和若桃彼此对望,骤忽向前疾纵直接跳到了门口附近的窗前

,关横信手一挥,大伥鬼和巨蜂伥鬼陡忽掠风而去,各找隐秘的地方埋伏。

      此刻,关横抬头拢目光向里面张望,赫然发现一只肥嘟嘟、圆滚滚的怪异妖兽,已经用数尺长的鼻子拱翻了一个蜂蜜桶,正满脸贪婪大口吸溜着地上的蜜浆。

      见此情景,若桃不由自主的嘀咕了一句:“公子,这家伙就是贪蜜虻獴吧,长得真肥啊。”

      “嘘——”关横把食指放在唇边,对若桃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生怕里面的妖兽虻獴听见什么动静再跑了,但是再看时,那贪蜜虻獴却已经吃得什么也不顾了,完全没注意到外面有几个不速之客。

      就在此时,关横又指了指若桃的竹篓,她她扭头才发现,那里面的卿凰身躯暴现五彩光芒愈来愈强烈,此地的残魂碎片一定是近在咫尺了。

      “就是它了!”关横现在百分之百肯定,虻獴和残魂碎片脱不了关系,他的目光突然落在仓库的角落方向,只见那里有一个过丈方圆的地窟窿,很显然,贪蜜虻獴这家伙是顺着挖掘的地道潜行,才溜进库房偷食蜂蜜的。

      “若桃,待会咱们俩冲进去,尽量把这胖墩妖兽引到屋子外面来。”关横此时溜到若桃身边,低声嘱咐道:“我让大伥鬼和巨蜂堵住门口和那个地道,防止它找机会逃走。”

      闻听此言,若桃突然想起一件事,便开口问道:“公子,我听朱鸿说过,这虻獴可是最喜欢用又臭又响的……那个屁来攻击敌人,你受得了吗?”

      “嘿嘿,没关系,别忘了,我手里还有此物。”说话之间,关横突然亮出一样东西,在若桃面前晃了晃,对方登时微微颌首。

      “嘭!咣当!”

      就在下一个瞬间,两道迅捷无伦的身影骤忽撞开库房门板急冲而进,正在吸溜蜜浆的虻獴登时吓了一跳,情急之下,这家伙的第一反应就是将“后门”对准来敌,“噗——”一个震耳欲聋的硕大响屁顿时疾喷出来,向对方席卷而去。

      “呃,虽然闻不到,但也觉得很恶心。”若桃是尸鬼之躯没有嗅觉,自然不怕响屁袭击,可看到浓烟滚滚,也是霎时间一顿足,立刻避开从侧面挥动吞雷刃迂回了过去。

      关横可是不管不顾,拔身似电径直迎向虻獴特殊的“屁雾攻击”,从正面冲去,他一点都没犹豫,只因为关横脸上戴着那个自己一直收藏的赤鱬鱼鳔面罩,此物可避风沙、毒雾,区区响屁当然不在话下。

      贪蜜虻獴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绝招失效,正自惊愕之际,若桃已经从侧面纵来,兽骨奇刃倏地斜劈而下,只听嗤啦一声,顿时在虻獴肋下划出一道狭长口子。

      “噗——”霎时间红雾飙飞四迸,虻獴疼得一声惨嚎,不由自主趔趄着倒向关横所在的位置。

      “好机会,大胖子,你给我滚出去吧——”“嘭!”话音甫落之时,关横卯足劲一个凌空双足飞踹,登时将贪蜜虻獴的硕大身躯蹬飞,呼的一下撞烂窗子摔到外面去了。

      “哞哞——”

      虻獴坠地之后疼得爆发惨叫,它肉重身沉,只听喀喇一声,竟然把地面也压出龟裂大坑,这肥胖妖兽虽说也有赤红妖气的实力,可惜素来嘴馋懒惰,说到真正本事,和关横他们相差太远,甚至一般的红气强者都能赢它。

      贪蜜虻獴之所以在旁人眼中难对付,是因为它擅长响屁熏人的怪招,再加上擅长掘洞逃窜、又能迅速恢复所受伤害,这才让白楠村寨的人觉得棘手。

      晃了晃脑袋,虻獴就算是再蠢笨,也知道关横他们俩不是自己能对付的寻常角色,这家伙肋下吃疼且心生胆怯,于是一骨碌身爬了起来就跑。

      “还想溜?!简直是做梦!”关横此时早就看出这妖兽不过是个绣花枕头,于是迈步就冲过去,“啪”的一掌打在虻獴的脑门上。

      “哞——”虻獴吃疼叫唤之时只觉得眼冒金星,正要掉头逃窜,若桃也拎着兽骨奇刃纵了过来:“肥嘟嘟的家伙哪里走,信不信我劈了你?”

      “哞哞哞——”情知现在不拼命也不行了,陡然发出了一声厉吼,贪蜜虻獴骤然低头向着若桃急冲过去,其实若桃知道关横想要生擒对方,于是没打算要它的命,便飞脚踹在了贪蜜虻獴的肥脸上:“嘭!”

      

      ?    若桃这突如其来一脚劲道虽然不小,但是和全力俯身冲来的虻獴比起来还差了一点,结果她一个趔趄“腾腾腾”连退了好几步,贪蜜虻獴趁机掠过若桃身边,撒腿奔向库房,因为那屋子里有自己刨出的地道,直通白楠村寨外面。

      “哧溜——”一头扎进库房大门之后,虻獴陡忽觉得眼前黑影疾晃,原来是大伥鬼和巨蜂已经挟风扑来,关横早就吩咐它们在此埋伏,就是防备着肥胖蠢笨的虻獴怯战逃窜。

      “嚓嚓嚓——嗤嗤嗤——”二鬼凌厉的攻势瞬间扑面而来,顿时在虻獴身上留下无数血痕伤口,疼得它不停长声惨叫,想要扑向房间角落的地道,却始终无法脱身。

      “噗通!”终于扛不住血流如注的满身伤痕,贪蜜虻獴一个跟头栽倒在地,这家伙此时晕头转向,半昏半醒几乎失去了知觉,就在转瞬之间,只听这妖兽额头天灵的位置骤忽闪动奇异光芒,一个拳头大的残魂碎片倏地漂浮了出来。

      “哈哈哈,真的是残魂,我来动手。”

      若桃说着就要掀开竹篓盖子,关横却说道:“等等,这妖兽只是喜欢偷蜜吃,我听说它来捣乱的这几次没伤害寨子里的人,先等残魂帮它止血再回收吧,没必要伤这蠢肥东西的性命。”

      “嘿嘿,公子说的也是,其实这家伙肥嘟嘟的蠢样子还是蛮可爱的。”

      若桃此时笑着轻轻拍动竹篓,

敲媲暗牟谢晁槠炼饷ⅲ谡Q奂渚鸵丫指戳颂懊垓但B身上四、五成伤势,这时候关横才说道:“行了,就这样,若桃,回收残魂!”

      “好嘞!”说时迟,那时快,若桃唰的一下掀开了竹楼盖子,竹篓里的卿凰身躯陡忽产生吸力,把那片不知所措的残魂迅速拽进了自己的体内。

      “哞?!”此时此刻,身上伤势好了一小半的虻獴慌忙张开双眼,它虽然仍感周身疼痛,但是已经性命无虞了,这家伙看到关横和若桃笑嘻嘻的围拢过来,顿时吓得大惊失色,想要起身逃窜之时,却被大伥鬼稳稳的按在了地上。

      “哞哞哞——”被制住以后,贪蜜虻獴拼命哀叫,似乎是在乞求活命的机会,可是此时关横却笑着说道:“若桃这库房里一定有粗绳子,快去找,咱们把这家伙绑好之后留给白楠村寨的人,让他们好好收拾这个偷蜜贼。”

      “嗯,公子说的对,白楠村寨的人才是受害者,咱们才不做恶人呢。”若桃一边答应着,一边找来了几根极粗的绳索,甚至还有坚韧的兽筋,顿时把贪蜜虻獴捆成个粽子似的模样。

      就在关横他们刚把捆好的贪蜜虻獴拖到库房门外时,大伥鬼骤忽发出呜呜叫声,关横和若桃顿时生出警兆,原来是屋内角落那个虻獴挖掘出来的地道里突然传出了响动。

      “有人?!”关横和若桃彼此对望了一眼,顿时达成默契,各自迅速闪身藏好,大伥鬼和巨蜂也化作了魂影,呼的飘到了昏暗角落蛰伏待机。

      “嘭——哗啦!”倏地,有人猛力掀开地道口的浮土,紧接着,几道身影就窜了出来。

      “哈哈哈,竟然是白楠村寨的里面,兄弟们,大家这回可走运了。”从地道里出现,为首的一个身高九尺开外、面目狰狞的黑衣巨汉大笑道:“真没想到,你我就跟在那妖兽后面,竟然能走到这里,真是天助我们铁枫部落一举灭杀白楠。”

      “大哥说的是。”旁边有个同伴说道:“要不是地道壁顶过于松软,塌方时堵住了通路,累得咱们挖掘一阵,刚才就应该从这里进来了。”

      “快,让咱们那一百多号弟兄赶紧钻出来。”

      黑衣巨汉此时吼道:“我大哥铁朗肯定已经从白楠村寨正面攻进来了,否则的话,这里不可能没人看守,别浪费这个大好机会,大家记住,跟我冲进寨子里之后,不管老幼男女,一律格杀勿论。”

      “是,全听铁彪大哥的吩咐。”众多黑衣杀手陆陆续续迅速从地道口窜出,眼看着就在硕大的仓库里站满了百十号人。

      “咱们这些人才是真正的铁枫部落精锐力量,都是青、红二气的强者,所以,你我这支暗藏的伏兵才是今天之战的关键。”

      此时此刻,黑衣巨汉铁彪对所有人说道:“我大哥说了,要想迅速灭亡白楠部落,必须要记住快、狠、绝这三个字,斩草除根,一个不留,听明白的话,就跟老子往外冲吧,今天能拿能抢的东西,都归自己所有。”

      “得令——”黑衣杀手们一边吆喝着,一边拽出自己的兵刃,走向库房门口。

      原来,这个铁彪是铁朗的亲弟弟,他与自己兄长商议,对方今天从大寨正门直接攻入,而铁彪自己领着本族最精锐的强者队伍趁着前寨混乱之际,再找机会从后山杀入寨中,要让白楠部落的人首尾不得兼顾,腹背受敌。

      但是铁彪也没想到,自己领着人到来时,正看见贪蜜虻獴在寨子外面掘洞往里爬,这家伙也是个恶毒狡猾、诡计多端的家伙,当时就决定跟在虻獴后面,尾随这妖兽秘密潜入白楠村寨,如此一来,既安全又省事省力。

      而这群家伙之所以没有和虻獴一起出现在库房的地道出口,那是因为虻獴挖掘的地道只能供自己爬行稍微有些狭窄和不牢靠,铁彪率人跟随的时候,松软的壁顶塌方了两次,他们为了清理堵路的土石在中途耽搁了一会。

      说时迟,那时快,百余名气势汹汹的杀手们在铁彪的带领下呼啦啦冲出了库房大门,就此准备在白楠村寨大肆屠戮一番,可就在此时此刻,他们的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站住!”

      “什么人?!”

      这群杀手此时自觉行踪隐秘,听到声音当然有些慌乱,可就在这一瞬间,发出喊叫的若桃骤然哗啦啦耍开手腕上的锁链,只见那上面的断掌在吸收尸鬼之气之后“唰唰唰”变大数倍,狂猛旋舞成圈向杀手们袭去。

      砰砰砰——啪啪啪——”有七、八个离得最近的杀手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断掌击中,不但周身绽裂飙红伤痕,身上的青、红灵气也在瞬间被强行扯走了。

      “呃啊啊啊——”这几个杀手惨号倒地,其余的人登时吓得凛然暗惊,不知道若桃使的是什么诡异招数,摸不清状况,谁也不敢贸然上去送死。

      “都给老子闪开,我要宰了她——”就在此时,那杀手首领、黑衣巨汉铁彪骤然拽出自己背上的开山巨刃急扑而来。

      

          “挡我者死,杀——”开山巨刃挟裹深红气息,陡忽劈向若桃,这股气势相当骇人,就?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斗罗大陆免费阅读_斗罗大陆免费阅

    斗罗大陆免费阅读_斗罗大陆免费阅读文章阅读

    斗罗大陆免费阅读_斗罗大陆免费阅读文章阅读!nbsp;瞅着她,我脑海中突兀生出一个想法,搓着手干涩的笑道:“那啥,含含姐..”陈姝含拿台球杆戳在我胸脯上,警惕的出声:“咱俩保持两米远,收起你猥琐的笑容,另外再把嘴角的哈喇子擦干净,好好跟我说话..” [详细]

  • 公交车上无耻抓奶

    公交车上无耻抓奶

    公交车上无耻抓奶,公交车上无耻抓奶文章推荐,公交车上无耻抓奶在线阅读!话,非被活活打死不可。若桃此时一手晃着木匣毒弩,一手拎着兽骨奇刃,她没好气的说道:“公子,如此说来,这些卢家的人都不是好东西,刚才这家伙还想用毒弩偷袭你,干脆直接杀了吧, [详细]

  • 白洁 高义 小说

    白洁 高义 小说

    白洁高义小说,白洁高义小说文章推荐,白洁高义小说在线阅读!p;“好啦,先不要想这些事了,拍卖会已经开始啦。”阿金一指前面:“你看。要拍卖的东西已经搬上来了。”……卡林伦山脉附近,钢铁龙骑团的驻扎地,突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这个家伙全身笼罩着一层 [详细]

  • 白色口哨未删减书包网_白色口哨未

    白色口哨未删减书包网_白色口哨未删减书包网文章阅读

    白色口哨未删减书包网_白色口哨未删减书包网文章阅读!浜献乓衾稚馔非靠薜脑椒⒙袅Α?br/>“这家伙是个人物,随身携带朱砂红补妆,手机里不是特么《哭七关》、《大出殡》。”白帝好笑的摇摇脑袋道:“而且人家不违法,只是借楼道闹腾,充其量算个扰民,一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