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短文

从收租开始当大佬

  从收租开始当大佬,从收租开始当大佬文章推荐,从收租开始当大佬在线阅读!隗Ф家丫⒖恢倭耍椭皇O陆痼鹾屯用娑阅切┘一铮┚退阒涝诟浇材衙庥械阏秸骄ぞぁ?br/>

      “喂,少爷,老大它们在哪里?”金螫王尖声道:“我怎么感觉不到大家的气息了?”

      “我、我怎么会知道啊?”虽说心知肚明古桑女不会放弃自己离开,可黑藤童子还是吓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显得十分害怕。

      “嗡嗡嗡!”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西北方骤忽传来了急促的振翅声,童子的双耳倏忽动了动,紧接着便尖声道:“是桑姐儿让虫母发来的讯号,走,咱们直接朝那边冲过去!”

      “好嘞!”既然诱饵工作已经完成,金螫王也不想在众多敌人面前逗留,因为那是给自己找麻烦。

      “嗖嗖嗖!”顷刻间疾风劲响此起彼落,它已经飞出去老远,那些疯狂的战兵蚁还想追赶,却被猛然出现的子蚨和黑螫拦住,随着“

咚咚咚”暴响,双方已经屡次碰撞,斗得异常激烈。

      不过子蚨们都是稍微迫退敌人之后,便匆匆撤退而走,在群蚁看来,它们似乎是实力不济,畏惧自己,故此紧紧撵着,持续追赶。

      “追上来啦、追上来啦!”童子大叫道:“快飞呀——”

      “我已经尽全力了……”金螫王大口喘气,这一路折腾停停走走,也让它耗费了不少体力,尽管玩儿命似的往前赶,可这速度却逐渐变慢下来。

      “桑姐儿、虫母、大头嵬、鬼王——”黑藤童子此刻发出声嘶力竭的喊叫:“大家都在哪里呀?你们再不出来,我和金螫王就危险了!”

      “哎哎,小弟,你真是胆小到极点了。”说时迟,那时快,古桑女骑着变大的凶蚨出现在高空,她扬声叫道:“快到我们这从收租开始当大佬呃矗渌氖虑椴挥媚忝枪芰恕!?br/>

      “我的个老天呐,总算是得救了!”金螫王心中松了口气,正待加速疾飞挪移到同伴身边,可就在这么个工夫,骤变忽生!

      “唰唰唰!”

      电光火石间,后方追赶的群蚁赫然向左右两分、让开了一条道路,“嗖嗖!”紧接着有两道疾影瞬息间窜到了金螫王背后,这俩家伙来势如电,童子、金螫王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刚刚听到脑后恶风不善,对方便已经出手了!

      “混账东西,你们敢!!”

      古桑女在空中瞧得清清楚楚,顿时抖手掷出手里的木神杖!“噗嗤!”挟裹劲风的木神杖不偏不倚钉中最前面的偷袭者眉心,那家伙脑壳迸碎,死尸直接向下方栽去,可此杖余势丝毫不减,再次戳中第二个偷袭巨蚁的心坎。

      “神杖爆心杀!”

      古桑女一声长啸,木神杖立刻在对方体内爆发出无数尖锐灵根,“噗噗噗!”霎时间,这家伙浑身遍布坑洞,飙出数之不尽的血箭,哀嚎着向下方坠去。“糟了,桑姐儿的木神杖要跟着那家伙一起掉下去了!”

      童子见状着急的不得了,竟然奋不顾身向巨蚁死尸那边扑纵而去,顺势抱住了木神杖,紧接着他抖手甩出一根藤条缠住了金螫王的后腿,对方立刻强拉硬拽把他弄到了自己背上,而后振翅飞掠,堪堪来到了古桑女身边。

      “桑姐儿,你的木神杖,拿好。”古桑女有些嗔怪的说:“小傻瓜,为了把它拿回来,你连命都不要了吗?”

      “嘿嘿,姐姐为了救我,不也是毫不犹豫扔出木神杖吗?所以说,我拼了命也要把它抢回来。”

      “好好,小英雄,咱们现在可以继续玩了!”古桑女此时看着下方密密麻麻聚集的大头赤飞蚁,而后冷笑道:“天杀的,尔等的死期到了!”

      “虫母、大头嵬、鬼王,目标已经进入包围圈,动手!”

      蓦地,古桑女将木神杖直指半空,“呼呼呼——嗖嗖嗖——”说时迟,那时快,炽热暴风赫然席卷而至,空中骤忽泛起赤红异芒,将周围照如白昼,正是邪蛁虫母制造的巨大细丝火网,它此刻狂吼道:“受死吧!”

      “唰!”擎天巨网挟风疾落,那几百只感到大事不好的赤飞蚁吓得魂飞魄散,情急之下就想落跑。

          “想走?那我辛辛苦苦准备下的巨网不就浪费了?你们还是乖乖在里面化为灰烬吧。”

      虫母的吼声甫一出口,立刻让细丝火网继续旋转起来,“嗤嗤嗤!”此网霎时间向外喷溅火星,随即化为一道道赤红旋涡,硬是将所有通路封死。

      这回群蚁的乐子可就大了,不但没能逃走,反而被烧得焦头烂额,与此同时,古桑女还让大量木灵气包裹在巨网外侧,火势吸收了这些气息,登时壮大了数倍。

      仅仅是数息工夫,数百只赤飞蚁便被烧杀一空,只有少数的几只见势不妙,朝着远方落荒而逃。

      “除恶务尽,绝不能放走一只!”虫母叫道:“我和金螫王追过去剿灭残余的敌人,你们再搜查一下附近看看对方是否还有同伴没死。”

      “好,分头行动吧。”古桑女说完,已经指挥着大家各自进行自己的工作,虫母与金螫王卯足劲朝着前方掠去。

    &nbs从收租开始当大佬p; ……

      “砰!”

      说时迟,那时快,关横抬脚猛踹蚁后的小腹,这家伙立刻再次翻滚出去,嘴里不住喷出血雾,随即气喘吁吁的挣扎爬起。“很好,就是这样,你总能很快站起来,就像是……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伤势。”

      关横瞧着蚁后,缓缓开口:“或者说,你根本不在乎这副身躯,对吧?潜藏在蚁后身体里的家伙!”

    

  “呃?!”闻听此言,“赤飞蚁后”凛然大惊,它万万没想到,关横不但实力远胜自己,而且还瞧出它隐藏至深的秘密,不由得魂飞魄散。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知道我……”

      “哼,某种东西在自己的肉身消失以后,衍生魂体,寻找可以一副的新身体,这对我来说,是很常见的事情,没什么奇怪的。”

      关横冷冷说道:“我玩儿这种把戏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捏泥巴呢,所以说,别想瞒过爷爷任何情况。”

      “还有,我没心情和你废话,再不从蚁后这副身躯里出来,那就等着和它一起化为灰烬吧。”

      “唰!”关横说罢随手一挥,“呼”大股原火之力好似狂龙翻卷,在对方周围盘桓一周,化为烈焰之圈将其困住。

      “呃啊啊啊”

      “赤飞蚁后”此刻遭到烧灼猛袭,爆发出痛苦不堪的惨叫,关横说道:“也许你还不清楚,即便是这副肉身能够对火焰稍作抵抗,但任何魂体都经受不住烈焰的侵袭,不出来的话,我可就要下手了。”

      “不要、不要……我出来……别再为难我了!”终于,蚁后爆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叫声,事到如今,它再也耗不起了,情知要是待在这副身躯里,就只剩下被烧掉一条路。

      “呼!”说时迟,那时快,赤飞蚁后的头顶蓦地翻卷飙飞出一股魂体气息,“咣当!”下个刹那,蚁后身躯应声栽倒,声息皆无。

      关横随手撤去了火圈,暴食小和子蚨瞧见蚁后的残躯,登时两眼放光,而后扑过去大口撕咬起来。

      那个魂体见到它们大快朵颐的样子,不由得十分肉疼,此刻,关横上下打量这个家伙,发现它是个额上有弯角的兽人魂体,而后问道:“你是何来历,说吧!”

      “哼,估计告诉你以后,我也就要被杀了,也罢,这些年来,我从来没对谁讲过自己的身世,就告诉你吧。”

      据这个家伙自称,它来自一个名为“角兽人族”的异族部落,自己的家乡位于某个不知名的小空间,角兽人“崇鸿”,这就是它的名字。

      崇鸿从年轻的时候就是个脾气暴躁的家伙,而且野心还不小,一心想要当上下一任族长,角兽人族自己的地盘贫瘠,少有作物以及其他生灵存在,故此为了生存下去,它们只要靠的就是到外界掠夺其他种族。

      角兽人族好勇斗狠、脾气凶暴,从来都是以彰显武力、威慑弱者来确定自己在本族的地位,人高马大的崇鸿自然占了不少便宜,甚至还纠集了一群支持自己的年轻族人,为竞争新任族长打下基础。

      不过族长的人选,并非只有崇鸿一个,它最强大的竞争对手,便是前任族长的儿子,这两个家伙为了能爬上权力的巅峰,没少明争暗斗,不过都是互有胜负,难分上下。

      久而久之,崇鸿便恨上了自己的竞争对手,毕竟人家是族长之子,光凭这个身份就占了上风,真要是听之任之,它的胜算可就微乎其微了,情急之下,心狠手辣的崇鸿便开始想歪点子了。

      某一个外出劫掠异界种族的机会,崇鸿趁着和对方单独相处的机会,出手暗算了族长之子,将其推下了山崖,这小子满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非常得意。

      再加上那次劫掠的收获颇丰,谁也没在意族长之子是什么死的,角兽人族的家伙残忍恶毒,自私自利、凉薄寡情,都以为那倒霉蛋是失足坠崖而死,故此将这事抛诸脑后,谁也没提。

      过了一阵子,直到老族长终于宣布,崇鸿被定为下一任新族长的消息,可把这家伙和自己的爪牙乐坏了,不过就在庆祝宴会举行的当天晚上,族长之子竟然一瘸一拐的回到了村子里!

      据族长之子叙述,崇鸿把自己推下悬崖之后,这小子运气爆棚,竟然掉在了一棵长在峭壁岩缝内的歪脖树上,侥幸没死,辗转颠簸了好一阵才返回村里。

      等它把自己的遭遇说完,整个角兽人族都轰动了,族人们万万没想到,崇鸿竟然会下此毒手,于是它们群起而攻是,杀尽了崇鸿的党羽,并对它也处以极刑,剥皮以后剁成了肉糜。

      不过崇鸿这家伙走了狗屎运,居然在死后衍生出了魂体,无尽的怨念致使它学会了不少古怪异能,甚至还从坟墓内窜出来,试图杀尽所有的角兽人族为自己报仇。

      就在崇鸿之魂潜入村落,准备大开杀戒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重大秘密!

      原来角兽人族在剿灭一个异界种族的时候,得到了一卷关于“玄灵气”的手札,据说里面记载了不为人知的大秘密,崇鸿到达族长家门外时,正好听见它和自己儿子议论此事。

          那角兽人族长父子谈起“玄灵气手札”上面记载的内容,几从收租开始当大佬乎可以颠倒生死,是绝无仅有的宝物,没想到却落在了自己手里,可把它们俩乐坏了。

      躲在外面的崇鸿却是越听越气,思忖自己刚死,对方就获得至宝,真真岂有此理,绝不能让它们如愿,被怒火冲昏了的崇鸿之魂狂吼一声,破门而入。

      族长父子哪里会想到鬼魂回来报仇,惊慌失措的族长之子当即被崇鸿利爪扼毙。

      父子连心,丧子之痛让族长又惊又气,愤怒之下呼唤全族人前来围攻崇鸿之魂,其中也不乏擅长巫术诅咒的术士,它们利用邪法禁锢了愤怒的崇鸿,原本想要将其彻底毁灭,却因为此魂怨念极大,无法顺利消亡。

      迫不得已,狂怒的角兽人族将被禁锢在容器内的崇鸿之魂封印,而后将其流放到了空间隧道内,即便如此,崇鸿也在每时每刻不断诅咒那些族人,希望它们不得善终,死无葬身之地!

      听完这角兽人之魂的讲述以后,关横微微冷笑:“哼,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死了都要算计别人,如今受到

这种遭遇,也不算什么。”

      “你说什么?!”

      闻听此言,崇鸿气得魂体乱颤,差一点自爆,这家伙歇斯底里的吼叫道:“凭什么遭受痛苦的只有我?这不公平!我要报仇、报仇!报复那些所有害过我的家伙,即便是同族、即便是亲生兄弟,我也要让它们付出惨痛代价!”

      “为什么只要那群家伙能得到玄灵气手札?为什么只有它们能掌握这等宝物,论起戕害无辜,这群家伙比我只多不少!单单只要我要遭受酷刑,死后还要被流放,我不服!”

      “所以我才会耗费数百年时间突破封印,靠着运气附身蚁后,控制了整群赤飞蚁,时刻准备报仇!”

      “角兽人族吗?确实是一群狼心狗肺、残忍恶毒的杂碎。”关横听着这个家伙疯狂叫嚣,歇斯底里咆哮,却充耳不闻,自己在思忖某件事。

      突然,他抬头笑道:“呵呵呵,虽说我不能饶了你,但是,却可以满足你一个小小的愿望,那就是毁掉角兽人族部落,怎么样?愿不愿意带我去找它们?”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听到关横说要灭了角兽人族,崇鸿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关横随口解释道:“实话告诉你也无所谓,我的目的,是那个玄灵气手札!”

      “手札?!”听到他的话,崇鸿之魂大吃一惊,它万万没料到,自己刚才无意中透露的情况引起了关横的兴趣,心中不禁有些后悔。

      可关横所说要毁灭角兽人族的话,又让这家伙心动不已,要知道,崇鸿如今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向自己的族人复仇,只要能够整垮那些混账东西,它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你也不必急着回答,还是先老老实实束手就擒吧。”说罢,关横召唤出一只冰邪霸魂,蓦地朝它猛冲过去,没等崇鸿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对方张开大嘴吞噬了。

      ……

      话说虫母和金螫王向前飞掠,寻找残余的赤飞蚁,一鼓作气将对方剿灭大半,可就在此时,它们听到了阵阵怪异声响:“吱吱吱——唧唧唧——”

      这声音好像凄厉哀鸣,又像是在威慑周围的赤飞蚁,示意它们去做某种事情!

      “嗡嗡嗡!”下一刹那,振翅疾响此起彼伏,赤飞蚁就像发了疯似的,直接朝着虫母、金螫王这边扑了过来,看那个样子,它们根本就不在乎生或死,只求在短时间内拦住对方。

      “老、老大,这些家伙是不是发疯了?”金螫王大叫:“都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想反攻咱们?!”

      “不是反攻,似乎是打算同归于尽!”虫母可不傻,它尖声道:“是刚才那个古怪声音下的命令,对方有可能是控制这群赤飞蚁的幕后黑手。”

      “嘭嘭嘭!”金螫王挥舞前肢打飞了两只疾扑而至的巨蚁,随口问:“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做?”

      “我来对付这群不知死活的家伙,你到前面去找找,看能否搜到对方的踪迹。”虫母说着,释放出大量火劲细丝编结成网,又继续道:“再给你一百只子蚨做帮手,去吧。”

      “得令!”闻听此言,金螫王已经胆气十足,立刻振翅朝着前方急掠而去,“吱吱吱!”几十只疯狂的赤飞蚁都想阻止这家伙继续前进,可虫母却冷笑一声:“卑微的蚂蚁,你们还是顾好自己吧!”

      “唰啦!”说时迟,那时快,细丝火网蓦地疾落,堪堪罩住了这些赤飞蚁,对方抵死挣扎,却是无济于事,转瞬间,巨网释放出的烈焰气息就把它们烧成了飞灰。

      “嗖——”眨眼工夫,金螫王便领着一群黑螫小弟以及五彩凶蚨来到了百余丈外的空域。“刚才的叫声肯定是从这边传出来的。”

      金螫王尖声叫道:“大家散开,四处找找,一旦发现可疑的家伙,立刻格杀勿论。”

      子蚨、黑螫听了这话,齐声嘶鸣,而后朝着周围疾飞而去,金螫王心想:“倘若是我亲自找到那个躲在暗处的家伙,将其擒获或者击杀,老大说不定会大大夸奖一番,嘿嘿,这个功劳,可不能让给其他的家伙。”

      “吱吱吱!”就在此时,一只飞到数丈外的掠影黑螫发出嘶鸣示警,似乎是有所发现。

      金螫王大喜,立刻振翅飞掠过去,只见黑螫正在和一道暗影缠斗,对方的动作极为迅疾,竟然比黑螫还要凶狠几分,金螫王吼叫道:“渣滓,你的死期到了!”

      “嗤嗤嗤!”说时迟,那时快,金螫王张嘴喷出十余道腐蚀黏液,对方感觉这攻击绝不能硬接硬党,在霎时间就向后飙窜闪避,可与此同时,掠影黑螫再次扑了过来,也朝着它喷出一口黏液。

      “啪嗒!”“嗞嗞嗞——”就在黏液落在那暗影体表的一刹那,就开始疯狂腐蚀对方躯体。

      “唧唧唧!”凄厉惨叫声赫然响起,那家伙也慌忙从角落疾飞出来,金螫王瞧得清楚,原来它是个生有三颗颅首的巨蚁!

          “哈,三颗颅首的赤飞蚁,又是一个畸形的丑八怪。”金螫王面带戏谑的说了一句,它倒忘了其实自己长得也不漂亮。

      此时此刻,三颅赤飞蚁被黑螫黏液弄得剧痛无比,唧唧怪叫,不过这家伙也够狠的,猛然挥舞前肢将那片被腐蚀的皮肉硬生生扯下来扔飞,这才勉强止住了痛苦。

      “还没完呢!”

      说时迟,那时快,金螫王蓦地振翅袭来,一双好似镰刀的前肢挟风划向对方左边脑壳,“嘶啦!”那家伙躲闪稍微慢了点,立刻就被削去半边头皮,疼得它哇哇暴叫:“可恶,你敢伤我……”

      “呦呵,竟然会说话,那也难逃一死!”

      金螫王此刻气势如虹,朝着对方发起一连串猛攻,那个三颅……现

在只剩下两颗半脑壳的家伙一边咒骂,一边慌忙后退躲闪,看样子已经不是对手,只想着要逃命。

      就连金螫王也以为自己赢定了,可就在下一刻,骤变忽生!

      “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四周围劲风陡起,有数十个迅疾黑影窜了出来,金螫王微微一愕,这才瞧清楚,自己已经陷入了重重包围,那些家伙都是双头赤飞蚁,一个个气势汹汹,好不凶恶。

      “糟糕,上当了!”“快回去向虫母老大报讯”

      金螫王扭头朝着身边那只掠影黑螫尖叫,对方才刚刚飞出去丈余远,就被两只疯狂的双头赤飞蚁抱住,“轰!”下一刹那,对方竟然用自爆手段炸碎了黑螫,当然,它们自己也同样完蛋了。

      “可恶,你们这些混账东西,以多欺少算什么玩意,想杀我,尔等还不配!”金螫王发出愤怒的吼叫,紧接着就朝面前的那受伤的三颅赤飞蚁飞去:“现在就先拿你开刀!杀”

      与此同时,邪虫母也被一只三颅赤飞蚁缠住,引入了百十只双头赤飞蚁的包围圈,这群家伙满以为能够困住虫母并将其击杀。

      只可惜,它们还是找错了对手,也因此招来了杀身大祸,虫母瞬息间释放出无数火劲细丝贯穿大量赤飞蚁,随即唤出数百只五彩凶蚨,大家好似风卷残云,眨眼工夫就把群蚁吃了个精光,半点渣滓都没剩下。

      “呃?!”最大的三颅赤飞蚁见状,吓得魂飞魄散,它哪里会想到自己和这么多同伴在一起,竟然无法拿下一个虫母,这家伙此刻慌张之极,扭身就想逃之夭夭。

      “想走?你在做梦吗?”

      “唰!”雷火电光间,虫母迅速甩出一条细丝,此物来无影去无踪,立刻穿透那家伙的尾部,三颅赤飞蚁顿时疼得尖叫一声:“呃啊啊啊”

      “胆敢偷袭我,你还有脸鬼哭狼嚎叫疼?废物!”虫母发出怒吼:“今天就让你知道招惹了我是什么样的下场!”

      “首先是你那几只爪子!”虫母抖动细丝,蓦地缠住了对方的六条脚爪,而后猛力撕扯。

      “嘶啦、嘶啦!”那些脚爪顿时飙红离体,三颅赤飞蚁险些疼晕过去,但这家伙凶悍不减,依然疯狂叫嚣:“你就算现在杀了我也没用,我的兄弟已经包围了你那个同伴,哈哈哈,只怕它现在已经被撕碎了!”

      “混账东西,金螫王要是出了事,本虫会让你们所有的同类跟着陪葬!”

      闻听此言,邪虫母怒不可遏,紧接着便用细丝绞碎了这家伙其中两颗脑壳,却留下了中间的那个,随即吼道:“我要让你亲眼瞧着那些赤飞蚁死光死绝!”

      “呃……呃……”对方已经身受重伤,又失去两颗脑壳,此时把头一歪,有气无力的哀鸣了两声,虫母用力将其拽起,而后向远方飞去。

      与此同时,金螫王已经和大群双头赤飞蚁鏖战片刻,虽然它大逞凶威击杀了不少巨蚁,不过自己身上也添了十余处伤口,疼得龇牙咧嘴:“该死的,这些杂碎的牙齿咬在我身上,还真疼!”

      “但是别以为这样就能奈何得了我!”狂吼一声,金螫王上半身的鳞甲蓦地揭开缝隙,“唰唰唰!嗤嗤嗤!”无数黏液细线飙窜而出,急如骤雨般落在了扑过来的群蚁身上。

      “!嘶啦、嘶啦!”刺耳的腐蚀声响此起彼伏,大量赤飞蚁都疼得吱吱怪叫,它们慌不择路的退避闪躲,还不慎撞到了自己的同伴,在空中乱作一团,总算是给金螫王争取了片刻喘息的机会。

      “刚才的黏液攻击,已经消耗了我最后的储备。”金螫王喘着粗气,心中思忖:“该死,老大要再不赶过来救我,那咱可就真的死定了!”

      “嗡嗡嗡!”恰在此时,急促振翅声由远至近传来,金螫王抬头细瞧,原来是几十只掠影黑螫来救自己这个主子了,高兴的它扬声大叫:“小的们,我在这里!!”

      “嗖嗖嗖!”说时迟,那时快,黑螫们一个个晃身飞窜过来,堪堪护在金螫王身前。

      不过它们的数量和庞大的赤飞蚁大军比起来,相差悬殊,金螫王心知肚明,就算是将同伴全都拼光了,只怕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小心点,缩紧防御圈,别和这些家伙硬碰硬。”金螫王眼珠转了转,立刻下了这样的命令:“我们的目的是争取时间等待救援,没必要把命拼掉。”

      “吱吱吱!”听了它的话,所有的掠影黑螫齐刷刷鸣叫,表示明白,就在这么个工夫,之前因为腐蚀黏液攻击发生骚动、混乱的赤飞蚁全都冷静下来,这群家伙开始重新组织攻击,再次疾袭而来。

      “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数只巨大战兵蚁嚎叫着飞掠到黑螫附近,它们打算用自己强壮的身躯狠狠撞飞黑螫,可就在这一刻,金螫王猛地狂吼道:“释放黏液!”

      “嗤嗤嗤!突突突!”顷刻间,黑螫们齐刷刷张嘴,将黏液喷在了近在咫尺的战兵蚁身上,这群家伙登时哀嚎惨叫,身上俱都被腐蚀出来飙红坑洞窟窿,紧接着就向下方疾坠而去。

      “很好,就是这样,狠狠收拾这些畜生……呃?!”金螫王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陡觉脑后恶风不善。

          “嚓嚓嚓!”电光火石间,?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林安安在琼瑶世界

    林安安在琼瑶世界

    林安安在琼瑶世界,林安安在琼瑶世界文章推荐,林安安在琼瑶世界在线阅读!矣ぐ坠眦备械揭还晌蘖Ω校阄薹ㄕ跬讯苑降睦α恕?br/>“吱吱!”情急之下,它勉强发出一声尖鸣求救,大伥鬼顿时挟风落下,亮出鬼牙之刃狠狠斩向那只利爪!“当!!”锋刃撞 [详细]

  • 适合早安发朋友圈的打卡句子

    适合早安发朋友圈的打卡句子

    一、所以要等,所以要忍,一直要到春天过去,到灿烂平息,到雷霆把他们轻轻放过,到幸福不请自来,才笃定,才坦然,才能在街头淡淡一笑。春有春的好,春天过去,有过去的好。二、不要对挫折叹气,姑且把这一切看成是在你成大事之前,必须经受的准备工作。三、 [详细]

  • 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 我用身体奖

    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 我用身体奖励小俊完本

    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 我用身体奖励小俊完本,她知道不该如此任性,但此时她真的很需要他令人感到安心的怀抱。 「好。」他一口允诺,轻柔的帮她脱去鞋袜,再脱掉自己的,才上榻将她重新纳入怀中,「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拭去她眼中泪水,那温热的液体烫得 [详细]

  • 啊好深好痛肉污文

    啊好深好痛肉污文

    啊好深好痛肉污文,嗯,好像也对。不过黎子蔚会不会有意中人哪? 有一点她很钦佩黎老爷子,他说,男儿要端志,所以府中年轻的丫头,个个赛貂婵,道理也很简单,美人看得多了,到外面看到其他女子,自然不会失态。 黎老爷子心疼黎子蔚这个孙子,所以给他的桔梗 [详细]